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苏砚心沐之倾小说大结局 等风揽月入你怀全文免费

2018-05-28 16:47:49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六年前,苏砚心宁愿顶着未婚先孕的名声,也要摆脱自己的渣爹将她送给一个将死之人当妻子的命运,六年后,苏砚心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被人摆布,却未料回国第一晚就被人送到了沐之倾床上,苏砚心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天真到愚蠢。

c8vmvtd36qomii2i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六年前,苏砚心宁愿顶着未婚先孕的名声,也要摆脱自己的渣爹将她送给一个将死之人当妻子的命运,六年后,苏砚心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被人摆布,却未料回国第一晚就被人送到了沐之倾床上,苏砚心才知道自己实在是天真到愚蠢。

小说试读

“不是。”苏砚心眸光一暗,心口有股气堵的慌,将头偏向一边,不再说话。

沐之倾与他奶奶说的话,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直到手背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她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干嘛?”苏砚心有些防备地睨着沐之倾,却见他递过来了一本护照,上面赫然就是小岩岩弄上去的贴纸!

眸中神情一滞,苏砚心一把抢了过来,有些气愤地质问道,“你拿我护照,干什么!?”

“苏砚心?你就是纪大小姐吧?虽然你现在不姓纪,也不能否认你本来就姓纪的这个事实吧?”沐之倾微微眯着眼,好看的瞳仁反射着早晨的微光,炫目逼人。

闻言,苏砚心晃了晃神,心中瞬间泛起一抹酸涩的感觉,不容她抓住,便一闪而过,她的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冷嗤了声,“如果你想通过我打纪家的主意,抱歉,你找错人了!”

“是么?就因为你是纪家,弃女?”嘴角微微上扬,沐之倾发现他对这个女人更感兴趣了。

“还是因为,你未婚生子?而且当时尚未成年……”

见沐之倾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模样,苏砚心的脸色乍青乍白,恨不得一把撕烂这男人的臭嘴!

只不过,他说的话,却偏偏又是事实,却让她无从辩驳!

见她气得脸色通红,却只是咬着唇不出声,沐之倾薄唇弯起,笑得更加肆然,“如果不是亲自试过……我还真差点就相信了呢……”

说着,沐之倾毫无掩饰的眼光肆意打量起苏砚心,惹得她又羞又躁,耳根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纪成辉,住院了?”沐之倾漫不经心地打开手机的直播新闻。

“昨日,纪氏总裁纪成辉出席了第三届A市金融峰会,他提到,要……”

视频上那神采奕奕的男人,不是纪成辉,还能有谁?

苏砚心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直到那则新闻播完了之后,她才慢慢收回视线,嘴角颤抖道,“骗子!都是骗子!”

半个小时之后,苏砚心完全不知怎么回事,已经坐在了沐家的客厅里。

面前那位慈祥的老太太,一直动着嘴在说着什么,她却什么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纪成辉的样子……

那个人,当真是自己的父亲吗?

当年,狠心将她赶出门!

现在,又装病骗她回来!

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沐之倾换好衣服出来之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怪异的画面。

苏砚心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他奶奶竟然还能拿着一堆老物件,在那神采飞扬地讲着她的老故事。

“奶奶,你那些老故事,我都听得耳朵长茧了,你何必迫害别人?”沐之倾扬声一笑,毫不留情地打击自家奶奶的热情。

闻言,沐老太太这才注意到苏砚心脸色不对劲,扭头瞪了自家孙子一样,“笑什么笑?你还不带心心过去吃饭?”

沐之倾瞥了苏砚心一眼,“她是叫心心没错,但又不是我的心肝宝贝,爱吃不吃!难道还要我给她喂食?”

“谁要你喂?”苏砚心面色一红,怒目瞪他,“戏子!”

这男人,在自己家里还要坐轮椅,真能装!

“奶奶,看吧。”沐之倾装作一脸无奈地看着沐老太太,“我早就说过了,我这一副病体,一只脚都跨进棺材的人,怎么好拖累别人?”

“胡说八道!”沐老太太脸色难看,看了苏砚心一眼,“我觉得任道婆说的没错!你们的八字再合适不过了!这不,才一个晚上,小倾儿你的气色就好了那么多,说话也不喘了!”

说着,沐老太太站起身,朝苏砚心走去,直接亲昵地握起她的手,脸上笑意更浓,“心心,你和小倾儿这是天定的缘分,任道婆说的没错!小倾儿的身体渐好,都是你的功劳啊!”

“这……”苏砚心一脸尴尬,又不好直接下人家老太太的面子,硬是挤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笑起来那么难看,还不如不笑!”沐之倾勾唇一笑,便自顾地控制轮椅往餐厅去。

见沐老太太一副诚恳的模样,苏砚心眉心微动,慢慢从她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耐着性子道,“奶奶,您好!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您实情,我与您孙子……纯粹是意外!您搞错人了!”

沐老太太皱眉,“难道,你不是纪家丫头?虽然,你随了母亲姓苏。”

苏砚心微微一怔,眸色微微黯然,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的确本姓纪。可是,如果不是纪家骗我说我爸爸病危,我想我此生都不会出现在A市。所以,奶奶,我想您还是搞错人了。”

谁知,一直慈眉善目的沐老太太,突然重重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之上,怒道,“这纪成辉也太不像话了!居然撒这种谎?!”

“所以……”苏砚心低低开口,音色轻柔,“奶奶,您真的搞错了。”

沐老太太轻叹了一声,回眸意味深长地看着苏砚心,而后缓缓打开一旁的档案袋,取出二个小红本,放在了她的面前。

小红本上,“结婚证”三个字十分醒目!

“这……怎么可能?!”苏砚心翻开之后,见到里面她和沐之倾的合影,脸色骤变。

仔细一看,她才发现那照片是合成的,用的居然还是她那时候的证件照!

“这是纪家送来的,小倾儿腿脚不便,也就委托他们全权办理了……”

如此一来,苏砚心立马醒悟过来,沐之倾授权,她也“授权”,以纪家目前的能耐,弄一本结婚证还真不是难事!

“你不用去查了,证是真的。”一直坐在餐厅用餐的沐之倾,轻飘飘地扔过来那么一句。

闻言,苏砚心扶着沙发,气得眼前阵阵发黑!

沐老太太轻轻咳了一声,从苏砚心手中拿过结婚证,小心翼翼地放回档案袋中,语重心长地说道,“丫头啊!虽然我家小倾儿现在腿脚不便,可他的相貌摆在那,奶奶作保,他的人品绝对信得过!我们沐家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其实,苏砚心怎能不明白,沐老太太这就差没直接捅破了说,反正事已至此,你不从也得从,人家沐家你惹不起!

苏砚心有些无力地靠在沙发上,捏着隐隐作痛的眉心,“我想离婚!”

“不行!”沐老太太直接变脸,声音也不似之前那么温和,“小倾儿好不容易气色才有所转变,任道婆说得没错,你就算要离婚,至少也得等我孙儿的腿脚好了才可以!”

“他的腿好了,就可以离婚?”苏砚心眸光一闪,眼里顿时扬起了希望,扭头朝着餐厅的方向唤了声,“那谁,你的脚不是已经好了吗?”

谁知,下一秒,那头就传来一记重物落地的声音,佣人的尖叫声随之传来。

“少爷!来人啊,少爷摔倒了!”

苏砚心惊得目瞪口呆,敢情这臭男人,想要现场摔断腿不成。

错愕之间,沐老太太已经快速起身,还不忘将那档案袋捞入怀中,回眸瞪了苏砚心一眼,便急着快步朝餐厅去。

家庭医生很快就赶到了,在沐老太太的强烈要求之下,还是将沐之倾送到了医院做检查。

当然,在这个时候,苏砚心也不好直接走了,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当她看到沐之倾骨折报告的时候,她整个人是懵的!

那健壮的男人,不至于一摔就骨折了吧?

这么想来,沐之倾好像就是为了印证她那个问题,所以才尝试站起来,结果还真摔骨折了!

让司机将沐老太太送了回去,就算再怎么不情愿,苏砚心还是提出,由她留下来照顾沐之倾。

一条腿被吊了起来,还十分惬意地躺在病床上,沐之倾还能笑得一脸无害地看着自己,苏砚心简直就要气炸了!

她又惊又怒,恨不得直接上去将他另一条腿给砸了!

“找个时间,我们去把婚离了!”苏砚心实在气不过,现在拍哪都不合适,只好气得直拍自己的大腿。

“话说,你都拿把我害成这副模样了……”沐之倾瞥了她一眼,吊起来的那条腿突然慢慢地晃动起来,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委屈,“你难道不该,对我负责吗?”

“我去!”苏砚心瞬时气结,她不是瞎子,他那条腿根本就没有骨折!

越是如此,她也就越明白,这该死的男人究竟多有能耐!

她实在气不过,却也无计可施,又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瞪了沐之倾一眼,转身就走。

“记得两天后回家。”

一走到门口,沐之倾那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还带着隐隐的笑意,“我陪你回门。”

苏砚心脚步顿了下,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又不是古代,回哪门子的门?

一脸不耐地扭头回去,恰好见着沐之倾笑得一脸荡漾的样子,她的心口更堵了,稍微抚抚胸口给自己顺顺气,才道,“回门?有必要吗?又不是真结婚!”

“哎哟,我这不是想帮你出口恶气吗?”沐之倾低低开口,懒洋洋的腔调,带着一种如沐春风的温软与诱惑,“难道,你就想这样被纪莎莎摆了一道?”

果真,在提到纪莎莎的时候,苏砚心有些心动了!

见状,沐之倾打了一个响指,立马有个人从门外闪了进来,将一份文件袋递给了苏砚心。

“这是什么?”苏砚心莫名其妙地打开文件袋一看,里面是一个长相实在抱歉的男人照片。

“这是纪莎莎为你准备的大礼,如果不是我,你就被这男人给睡了!”沐之倾还特意啧啧来的几声,“说真的,这种样貌,你啃得下去吗?”

苏砚心极其败坏地将照片塞了回去,照片里男人满脸的红疙瘩,让她差点吐了出来!

“到时,纪家门口见!”

星际娱乐大会议室内,此刻早已坐满了公司高层以及比较有名气的艺人。

大家三三俩俩聚在一块,议论着那位从国外总部空降过来的执行总监辛迪。

辛迪是星际娱乐的创始人之一,主要负责词曲创作方面的工作,偶尔也会参与造型设计。

入行六年之久,旗下新人因为她的歌曲一夜爆红的不在少数,很多艺人因为她参与设计的造型,更是达到了锦上添花的效果。

坐在长桌比较靠前的纪莎莎,因为拿到了上个月的最佳新人奖,不免有些沾沾自喜,与旁边的另一位艺人正在低声议论,话题的主角正是这位辛迪。

觉着自己近来帮星际赚了不少钱,纪莎莎根本就不把传闻当回事,她觉着自己的优势在那,无论如何,这位新来的总监定然会十分重视她,因此旁人说什么,在她看来根本无关痛痒。

她一直在想着,这位新总监一会该如何奉承自己。

这时,会议室的大门突然打开,纪莎莎看到苏砚心在公司副总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她顿时有些傻眼。

苏砚心一脸浅笑,停在了长桌上唯一的主位前站定,语气淡淡地自我介绍,“各位好!我是辛迪,星际娱乐新任执行总监,大家也可以称呼我为苏总监。很高兴认识各位,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苏砚心的声音清澈动听,明明语气平淡,却让人听得好似一股清泉在心间流淌过一般,听了十分舒心愉快。

可就是这样一道声音,让纪莎莎如遭雷击一般,愣在了那里!

她实在料想不到,苏砚心这个贱人,居然会是辛迪……

她的命脉,怎么能掌控在这个贱女人手里呢?!

想起她当年对苏砚心的所作所为,尤其恰好瞟到苏砚心扫过来的视线,她脸色顿时一片惨白,身子止不住颤了又颤。

见状,苏砚心微微挑眉,眼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薄唇微动,视线落在纪莎莎的身上,“这位同仁,可是有哪儿不舒服?”

闻言,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扫了过去,皆是一脸莫名其妙。

平日里不可一世的纪莎莎,脸色发白成这样,莫不是得了什么隐病?

这当中还要属纪莎莎的助理反应够快,她刚才见到苏砚心的时候着实也吓了好大一跳,不过她并不知道纪莎莎与苏砚心的过节,只知道她们俩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妹,纯属惊讶一下而已!

“苏总监抱歉,莎莎身体有些不适,我先带她去休息。”说完,助理扶起身子有些瘫软的纪莎莎,缓步离去。

望着那蹒跚的背影,苏砚心眸光深邃,嘴角不断上扬。

纪莎莎,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们来日方长。

其实,在她翻看旗下艺人的合同之时,早就注意到了一点。

纪莎莎为了能红,也真够拼的,居然一口气签下了二十年的合约!

二十年,我们不急,慢慢来!

这也是纪莎莎吓呆的原因之一,一想到那二十年的卖身契,她死的心都有了!

她真不知,苏砚心会用什么手段来折磨她……

二天之后,苏砚心小腹有些不适,可是想到之前与沐之倾的约定,她还是硬着头皮,收拾一下就准备前往纪家。

谁知,她一出门就被一辆黑色的宾利给截住了。

一上车,她就见到沐之倾姿态慵懒地坐在里面,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苏砚心,挑眉浅笑道,“呵,沐太太果真有钱有品,这眼光真好!”

闻言,苏砚心心下一紧,而后恶狠狠地瞪了那张笑得和妖孽一样的俊脸。

虽然知道自个今儿的打扮是专程回去打纪家人的脸,这沐之倾夸就夸呗,可偏偏喊了一声“沐太太”,顺道将他自己给夸了进去,脸皮真厚!

只不过,苏砚心还是有些意外,她有些好奇地转眸对上那双幽深的眼眸,笑道,“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会陪我回门?”

“怎么?这是对你自己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难道,我们那红本本是假的?”沐之倾的眼神丝毫不闪躲,就这么坦然地由着苏砚心打量探究着。

“本……应该是真的。”一提到这个,苏砚心就有些泄气,转念想想,鼻子冷哼了声,睨着沐之倾的脸,“我当然对自己很有信心!但是对你,沐少,传闻中你虽然身有残疾,但是怎么说都是单身贵族,怎么会被这一纸证书给困住?”

这的确是这些天萦绕在苏砚心脑海里的问题,她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一直憋到现在,才有机会问出来。

见状,沐之倾突然收回视线,微微合上眼眸,“你,很了解我?”

这几个意思?

不过,有一点确实不假,这几天苏砚心的确用尽所有手段将他查了一遍。

苏砚心平淡地瞥了他一眼,那俊朗的脸部线条让她忍不住暗自感叹,这厮若是出道,还不知会有多少迷妹扑上来呢!

“以前不了解,但是现在必须了解,否则如何能做到知己知彼,这样才能早点把婚给离了。”

想到自己被纪家人骗回来,还莫名其妙地把人给睡了,苏砚心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该死的纪家!可恶的纪莎莎!

这些账,她要一点一点地和他们好好算算!

“离婚?”沐之倾微微睁开眼眸,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瘫在那里,莫名地哀叹了一声,“我这人嘛,思想挺传统的。既然你一天是我的人了,那我也就认定你了。我不允许自己的婚姻状态一栏是离婚,只不过嘛,丧偶就可以接受……”

“丧,丧偶?”苏砚心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若不是一会还用得着他,否则以她的暴脾气,早就将这臭不要脸的男人给踹下车了!

“看来,你也不愿意啊?那就别提那两个字了。”说完,沐之倾双手交叉,枕在脑后,而后又翘着二郎腿,舒舒服服地闭上眼,继续闭目养神。

车内顿时恢复平静,苏砚心双拳紧握,双目死死地盯着沐之倾,却奈何不了他,让她差点气出内伤来!

“我奶奶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希望,可以的话,你不要伤害她。”

还以为这家伙睡着了呢,苏砚心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却被他这句话说得有些难受起来。

她始终记得,那日沐老太太慈眉善目的模样,她脸上的柔情不似作假。

这样一想,苏砚心有些犯难了。

她不伤害沐老太太,那只能让他去伤害了。

“话说,我还是好奇得紧,想你沐少在A市可谓是钻石王老五,为何偏偏要同意娶我?”

苏砚心可不会无知到相信他,真的会为了孝顺奶奶,而让自己在一棵树上套牢!

静默了一会,原本以为这个问题即将石沉大海之际,沐之倾突然悠悠然地睁开眼眸,淡淡地应了声,“没呀!”

看了苏砚心一眼,沐之倾眸中含笑,黑亮的眼眸在阳光之下,绚丽夺目,闪着惹人心头乱跳的光彩,“看来,我家老太太的话没说清楚。她找高人算过,纪家的女子才能为我渡劫,你不就姓纪嘛?这不就刚好凑成对儿了呗!”

“扯淡!”

看着沐之倾一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苏砚心直接气结,两个字结束两人的对话!

经过这几天的调查,她不得不承认,沐之倾身上钻石王老五的标签真不是随便贴的!

长得帅,出身好,又多金,这样的好男人,人人抢着要!

然而,对于她苏砚心来说,这些一点都引起不了她的注意。

原本打算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这么跪下去,没想到,纪家人和纪莎莎又来招惹她了,如果不给点颜色回击一下,他们还真当她是病猫,随便揉捏了!

越临近纪宅,熟悉的街景历历在目,尘封了六年的记忆瞬间回笼,苏砚心瞳孔骤然一缩,脸色跟着阴沉下来,双拳紧握,似乎嘴唇都在微微颤抖。

“回门而已,第一次,紧张点,很正常。”

原本紧张到快要燃爆的情绪,被沐之倾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一打断,苏砚心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是因为回门紧张了?

只不过,一想到沐之倾病重将死的那个传闻,苏砚心就差点喷血。

眼前这生龙活虎的人,哪里有一点将死的迹象?

见苏砚心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打量过来,沐之倾突然笑了起来。

他这人容颜实在太盛,突然没来由地笑起来,依旧很容易引人瞩目。

对上那双深邃无边的眸子,苏砚心脸上一阵火热,摸了摸下巴,快速扭头过去,视线落在了窗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只不过,她有些紊乱的气息,依旧出卖了她那有些慌乱的心情。

突然,车子一个急刹车,苏砚心的身子因为惯性向前冲,脑袋重重地砸在了前方座椅的后座上。

沐之倾一把将她捞了回来,却发现她双眼紧闭,喘着大气,浑身冒着冷汗。

”去,去医院!”

苏砚心明明听得到他的声音,却始终睁不开眼,一股压力落在胸口,压得她根本喘不上气来。

只有一个路口就到纪宅了,车子却硬生生地被一辆突然倒车的货车给拦住了道。

听到沐之倾的吩咐,司机应了一声,便快速掉头,油门踩到底,汽车提速,如一道闪电般在道路上疾驰,朝最近的医院飞奔而去。

此时,苏砚心难受地在沐之倾的怀里动了动,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

完全没料到苏砚心会突然这样,尤其看到她身下衣裙上印着的红红点点,沐之倾那张俊逸非凡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低吼道,“再快点!”

车子连闯了好几个红灯,终于顺利开到急诊室门口。

沐之倾抱着昏迷不醒的苏砚心,径直冲了进去。

一系列检查之后,医生给护士给苏砚心打了一针,便让人将她推到妇产科去。

“妇,妇产科?”闻言,沐之倾脸色随之骤变,满是疑惑的视线顺势落在了苏砚心的小腹之上。

他们在一起只不过几天而已,难道那么容易就中了?

医生正在填写接诊情况表,见沐之倾没了反应,扭头看去,最后神色怪异地睨了他一眼,才道,“妇科和产科在一起,她这是痛经,打了止痛针,又刚好低血糖。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痛,痛经?”完全没想到是这个原因,沐之倾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他十分尴尬地咳了一声,然后退到一旁,跟着护士将苏砚心推到了病房。

那一针下去没多久,苏砚心就已经清醒了过来,只是体力不支,她并没有睁开眼。

却不想恰好听到了沐之倾与医生的这段对话,她索性直接装睡算了!

在沐之倾面前昏过去也就算了,还偏偏让他知道是因为痛经……这是多么难以启齿的理由啊!

苏砚心简直欲哭无泪,这么糗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这次,她的脸可谓是丢到太平洋去了!真是尴尬死!

苏砚心一直有痛经的毛病,每个月都要遭受这种小腹坠痛的折磨。

自从生下岩岩之后,她已经好久没有痛经了,早前出门的时候,她就发现小腹有些不适了,她本以为转移了注意力,忍忍就过去了,没想到最后还是痛到晕了过去。

此时,医院的病床本就紧张,在沐之倾的协调下,苏砚心最后还是被送到了单人病房。

许是来回折腾了一顿,周围一安静下来,苏砚心很快便睡了过去。

沐之倾坐在一旁,听到苏砚心的呼吸渐渐平稳之后,他才微微侧头看了过去。

肌肤嫩白,五官精致的脸上微微泛白,小巧的樱唇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看上去楚楚可怜。

似乎想起什么,沐之倾眉心微动,鬼使神差地凑了过去,轻轻吻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瓣柔软,一种他以前从未品尝过的滋味在他的舌尖蔓延,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心头的微颤。

睡梦中的苏砚心,呼吸突然被掠夺,她猛地惊醒过来,入目的是,一张无限放大的俊脸。

感受到什么东西在撩拨着她的舌尖,她懵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猛地推了沐之倾一把,而后快速坐起身,使劲地抹嘴,怒声呵斥道,“沐之倾,你!你耍硫氓!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我,是怎么样的人?”沐之倾的脸上,丝毫没有一丝被人抓包的尴尬,他直接坐回到椅子上,若无其事地道,“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不想着怎么谢我?居然还在这里骂我?”

先是痛经的事,后又是被沐之倾偷吻之事,苏砚心只觉得又气又羞,刚刚还泛白的小脸,早已涨得通红,“你!不可理喻!”

若不是亲眼所见,沐之倾都要怀疑刚才面色煞白晕过去的人,到底是不是苏砚心了。

她这从一条半死不活的虫,变成一条生气十足的龙的模样,也忒快了吧!

“纪家,还去不去?”沐之倾缓缓站起身,抬眸看了看天色,语气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去,怎么不去?我很期待,她们见到你时的表情!”

每每想到纪莎莎人生的终极目标,苏砚心就忍不住想笑。

这次,看走眼了吧?

小编有话说:

肌肤嫩白,五官精致的脸上微微泛白,小巧的樱唇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看上去楚楚可怜。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