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安雨初夜少阳小说最新章节 爱你那天阳光刚好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28 17:23:41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安雨初被指控为杀害夜少阳母亲的凶手,安雨初以为,她没有被判死刑是因为夜少阳相信她爱她,可等出狱后,安雨初才知道,她的自以为是简直可笑至极,保护她的从来不是夜少阳。

5neyplqqjscthg2w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安雨初被指控为杀害夜少阳母亲的凶手,安雨初以为,她没有被判死刑是因为夜少阳相信她爱她,可等出狱后,安雨初才知道,她的自以为是简直可笑至极,保护她的从来不是夜少阳。

小说试读

夜晚,夜少阳如约而至,豪华宾馆里一男一女依靠在在沙发上亲昵。

“少阳,今晚你留下来陪我。”

男人沉默一下,“我公司还有事要处理。”

崔佳妮听出他的拒绝。

她眼神一闪缓缓从男人怀里起身走向一旁的酒柜,随意的从里面拿出一瓶红酒,嘴角露出狡黠笑容。

在男人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的在红酒里放上催情药。

今晚这个男人是她的!

转身,她拿着红酒坐到他身旁缩进他的怀里,“少阳,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女人离婚?”

夜少阳冷漠的眸子淡淡的从她身上扫过,“还不到时候。”因为他还没玩够。

不到时候还是他对那个女人还有情?

崔佳妮的手指拂过他的胸膛,勾起他胸前领带,“还要多久?少阳,我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你。我要你现在就打电话跟她说离婚的事。”

夜少阳蹙眉,深邃的眼眸看着面前的红酒陷入了沉思。

他的沉默让崔佳妮心生担忧,望着男人的侧脸手指探进他的衣服大胆的拿出他的手机,“既然你不好说,那就让我来跟她说。”

她摸到电话手指还没收回就被他压住,一道冰冷的视线朝着她看过来。

崔佳妮一愣,有些愠怒的皱眉:“你为什么不把手机给我?你不是说要折磨她吗?为什么还要把她留在身边?是不是你的心里还有她?”

“你够了!”夜少阳一声怒喝,拿过手机声音冰冷道,“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他阴沉的脸吓得崔佳妮一哆嗦,忙娇笑着勾住他手臂,“好好好,是我的错,我们何必要为那个女人吵架?少阳,我可是今天才回来的!”

夜少阳笔直的坐在那,周身都散发着一股阴郁气息。

崔佳妮暗暗观察他的神色,看出他的情绪不对忙松开了他的手。

知道今天不能成功,害怕他发现什么,她干脆起身拿起包就走。

“去哪儿?”

“少阳,我还有点事情要办,改天我再陪你!”崔佳妮随便找个理由。

关门之际她的目光落在他面前的那杯红酒上,眼里渐渐染上恨意。

她的计划失败了。

这些都是因为安雨初那个贱女人!

崔佳妮心中冷笑,想要得到这个男人,就要先把她从他身边除掉!

女人走后,夜少阳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心里莫名的烦躁,看着眼前的红酒端起仰头喝尽。

喝完一杯再倒一杯,心情烦躁的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直到酒杯空空如也。

夜少阳忽然觉得浑身燥热的难受,一种难言的渴望在浑身蔓延,脑海里浮现了一抹倔强的身影。

安雨初。

想到她那张脸和母亲的死,他愤怒不已的拿起外套开车回了别墅。

他一脚踹开客房的门,安雨初被吓得尖叫:“少阳!你……唔……”

她的话还不等说出口,他忽然上前搂住她狠狠的吻住她的唇,将她禁锢在怀里。

安雨初被他的样子吓到,疯狂的推开他,“少阳,你不要这样!”

夜少阳不管不顾的占有她,“你没权利拒绝我!你能做的就只有承受!因为你欠我一条命!”

安雨初想要解释,看着他的俊脸所有的话吞进肚子。

她爱这个男人啊!

她咽下心里的那么苦涩,迎合着他的动作。

整整一夜,他都没有停歇,仿佛一个美丽的噩梦。

翌日,夜少阳精神抖擞的去上班,开会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打开短信却是安雨初发过来的。

看见信息内容他眉梢扬起,看不出喜怒。

“少阳,我在你的办公室,我有惊喜要给你。”

惊喜?

他了然一笑,开到一半的会议解散,离席去了办公室。

……

安雨初按照约定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今天的她穿着特别,细挑的高跟鞋,上身一件棕色风衣,纤细的小腿露在外面。

她望着面前的门牌心里难过,他是不是一定要这样侮辱自己?

犹豫好久才咬着下唇打开门走进去。

男人西装笔挺背对着她,正在办公桌前整理着文件。

她走到他身后,精神紧张的她都忘记了关门。

按照他要求的,安雨初伸手解开自己身上的外套,风衣腰带散开里面是性感的内衣,完美身材尽显无疑。

她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兴趣。

可是,他说的,她只有照做。

因为她卑微的爱着他。

安雨初缓缓脱下外套……

“贱女人!你在干什么!”夜少阳的怒吼声忽然从身后传来。

安雨初惊愕看着面前的身影,猛然转过身,她瞪眼看着门口的男人:“少、少阳!?”

那办公室的那个男人是谁!?

她看着他愤怒的眼神,慌忙拢紧身上的衣服,安雨初还不等去看那个男人是谁,双脚忽然离地。

夜少阳恼怒的抓起她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问:“穿成这个样子跑到你丈夫的公司来勾引你丈夫的员工,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惊喜吗!?”

“夜少阳,明明是你叫我过来的。”安雨初诧异的解释。“我是收到你的短信才过来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夜少阳眼神愤恨,双眼赤红的瞪着她,“当初的你,也是用这样的口气说放火害死我母亲的不是你!你这个无耻的贱人!”

“我没有!”

她怒吼,不想再一次被冤枉。

“你该死!”

夜少阳手上力道收紧,衣服勒的她喘不过气,他狠狠一甩,安雨初跌倒在地上,

“愣着干什么?还没有看够吗?滚出去!”夜少阳说完,拖着安雨初的领子就往办公室隔间走。

紧跟着传来“砰”一声关门的巨响。

夜少阳拖着安雨初像扔垃圾一样将她扔在沙发上,双手不慌不忙的解开领带,“贱女人,既然你这么耐不住寂寞,今天我就好好的补偿你!”

他俯身将她压住,嘴角带着邪气的微笑。

“夜少阳,你要干什么!我说了不是……”她畏惧的看着他拼命挣扎。

“不要!少阳,我今天不可以!我来了那个!”她眼神祈求的看着他。

“你以为你这样我会放过你?你今天就是死,也要做我的泄欲工具!”

“啊!不要!”

夜少阳对她没有丝毫的怜惜,仿佛她只是一个没有丝毫感觉的木头一样。

安雨初蜷缩着身体,不但要忍受痛经还要忍受他带了的剧痛,安雨初脸色渐渐泛白痛得身体颤抖。

夜少阳察觉到她的不对从她身上起身,看着她痛苦的脸色心里极度不爽,他冷喝:“滚回去!不要让我见到你这副死人样子!”

话落,冷漠的转身走开。

自从那天以后,夜少阳几乎每一天晚上都会回来,每一天晚上都会给她身体上的无尽折磨。

到后来她生病了,他才肯放过她。

仿佛是为了监视她,夜少阳将她安排在了她的公司工作,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却被他安排了最低等的工作,清洁工。

今天轮到她值班,她是最后一个走的。

她出了公司往公交车站走,似乎是夜晚的原因,她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自己。

她猛然回头却发现身后无人,她心里生出一抹畏惧,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身后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身影紧随其后,见她加快脚步,他阴笑着紧忙跟上去,藏在兜里的手缓缓掏出一件东西。

他紧随其后,三步并两步,轻而易举的追上她。

安雨初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急忙呼救:“救……”

另一个字还没喊出来,背后忽然一痛,有什么东西扎在她的后背,她忽然觉得身体开始发冷,大脑变得意识不清的倒在地上。

反应跟夜少阳给她打的针的感觉一样。

没几分钟,安雨初大脑彻底失去意识,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男人扔掉手上的药针,里面还残留着淡黄色液体。

他拖起地上的女人带上车,发动车子后拨通熟悉的号码,“先生,您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已经办妥了……是,我会照办的!”

……

晨光照在脸上让安雨初不适应的皱眉,缓缓睁开双眼,想到昨天的事情她猛然惊醒。

她急忙打量周围,看周围的设计她似乎是在一个宾馆里。

正要起身,忽然一只男人的大手朝她袭来落在她的腰间。

“啊!”

她惊叫着坐起身,慌忙转过头,身旁的景象让她整个人几乎愣在那里。

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就躺在她的身旁,她忙低头查看被子下面的自己,竟然……

安雨初慌乱裹紧被子,身体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对。

她什么都不记得,安雨初眼神愤恨的看着那个在熟睡的男人,恨不得杀了他!

可是看到自己的处境,她忙起身下床。

安雨初刚穿上鞋子,门口响起敲门声:“安雨初!开门!”

夜少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安雨初无比确定,这一切都是有人精心设计!

到底是谁!是谁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

是谁要这样陷害她!

想到这些,安雨初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抹画面,闪过那个男人曾经跟自己说的那些莫名奇妙的话。

难道是他!?

门口的敲门声还在继续,她慌乱无措的捡起自己的衣服。

“安雨初,你最好不在里面,否则……”他会让她死!他冷冷的吩咐一旁的服务人员,“把门打开!”

夜少阳很不想相信那封邮件的内容,但他的女人昨天晚上的确彻夜不归!

门口的敲门声越来越响,安雨初急的团团转,这么吵闹的声音床上的男人仍然没有醒来,有些奇怪。

她慌忙捡起地上的衣服跑到窗边,望了一眼窗外的搂层放弃了。

安雨初眼神四处寻看,偌大的房间却找不到一出藏身之处,焦急的眼神最终落在房间衣柜上。

门外的声音越来越急,夜少阳再也等不急,服务员一打开门他抬起一脚踢开门,面带怒气的走进卧室。

“安雨初,给我滚出来!你这个贱女人!”那口气似乎认定了安雨初就在这里。

夜少阳怒气冲冲的进卧室,发现床上凌乱却只有一个男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那个该死的女人呢!

夜少阳脚步靠近床边,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他抬起脚低头看了一眼,眼里染上森冷寒气。

被他踩到的是一件女人的胸罩,那上面的图案他再熟悉不过,安雨初!她竟然真的敢!

他双手握拳,脸色阴冷的吓人,他抬手拿起床头的水杯扬手泼在男人的脸上。

男人猛然惊醒,擦着脸上的水珠,还不等睁开眼睛夜少阳一脚狠狠的朝他踢过去,将他踢下床。

“啊!谁敢泼老子!我……”男人捂着腰从地上站起身,一回头看见那张冷傲的脸骂到一半的话缩了回去,“夜……夜少!?”

看见他凶狠的眼神男人腿下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安雨初,她在哪儿!”

男人一脸懵,“什么人?”

夜少阳看着男人大腹便便的样子,眼神微眯,猝不及防的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下巴上。

男人痛呼一声整个人翻趴在地上,嘴里哎呦着却不敢反击。

他眼神如刀一般落在男人身上嘲讽冷笑,“这种货色都不介意,安雨初,你真是缺男人!放荡的女人!”

安雨初躲在暗处屏住呼吸不敢出声,他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得清清楚楚,每一个字都像刀子一样扎在她的心上。

“说!她人呢?”夜少阳逼问道。

男人颤抖着身体慌忙起身跪在他面前求饶,“夜少,我真的不知道!”

夜少阳冷笑着想要再次动手,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烦躁不已的掏出来放在耳边,“谁!”

“少阳,我好难受。”崔佳妮的柔弱中带着撒娇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你能不能过来陪我一下。”

跪在地上的男人悄悄的观察他的神色,趁他不留神的时候,突然站起身也不管穿没穿衣服就往外跑。

夜少阳的声音里都带着带着杀意,对着手机怒吼一声:“那就去死!”

抬眼间见那个男人要跑,他想也不想的挂断电话,不慌不忙的拿起床头的水果刀,嘴角冰冷一笑迅速的朝着男人扔出去。

“啊!”

门口传来男人一声嘶吼,他整个人趴在门板上,锋利的刀尖连带他的耳朵钉在门板上。

男人捂着自己的耳朵站在门板上吼叫,想要逃跑又对自己下不去手,他硬生生的趴在门上,身后一股森冷气息朝着他逼近。

夜少阳的怒意远远不够,修长的双腿走上前,抬手抓起男人的胳膊狠狠的往他背后一弯,引来男人一声嚎叫。

“说,你有没有对那个女人做什么。”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眼神里的妒火。

男人痛得龇牙咧嘴,“哎呦……我,我昨天晚上喝多了不记得了。”

夜少阳手上用力一提,一声骨头的脆响,男人疼的冒冷汗,他眼神凛然,“想起来没有?”

“啊!我说我说!我好像碰了。”

碰了?好像?

“到底有没有!?”夜少阳愤恨的将他抵在门上,另一只手抓住门板上的水果刀,轻易的从他的耳朵上拔出来。

男人面色扭曲,痛得脸色发白,他知道自己选错了答案,这个男人在嫉妒在吃醋。

他忙捂着耳朵求饶,“没有!我没有碰她!我喝的烂醉哪还有力气碰女人!”

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甚至连那个女人的样子都不记得。

他说完果然手上的力道轻了不少。

“咯吱”

一旁的衣柜里发出奇怪声响,闷闷的音色像是木板发出的。

夜少阳眉头微蹙,冰冷的眼神落在一旁的衣柜上,那个柜子半掩着似乎是被人打开过的样子。

她真的在这里?

夜少阳松开男人的手臂,冷冷的回过头给男人一个警告的眼神。

男人捂着耳朵痛得脸色惨白,哪里还敢不听,急忙摇头,“我不跑了!不跑了!”

夜少阳修长的双腿抬起朝着那衣柜走过去,走到衣柜门前,他的手落在衣柜上缓缓打开门。

他莫名的害怕会在门后看见安雨初的身影,心底深处似乎在默默的期望着,就连手指落在门上都不自觉的攥紧。

夜少阳眼神冷漠心里却有些紧张,他握紧双拳打开门,看见柜子里面的景象一愣,嘴角微不可查的上扬一抹弧度。

她不在,他就放心了。

转过身时,身上那股冷气依然在扩散,威严的气度吓得地上的男人身体瑟瑟发抖,见他走过来急忙求饶,“我错了夜少,你绕了我吧!”

男人吓得捂住自己的脑袋蜷缩在门口,害怕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等他抬起头,那抹身影已经从他身边悄然走过。

夜少阳的身影刚刚消失在走廊,一抹身影忽然从走廊的拐角处走了出来了,男人慢悠悠的走出来,冰冷的目光从门口扫过最终落在夜少阳离开的走廊尽头。

那双眼睛里蔓延着杀意,男人嘴角勾起嗜血一笑,“夜少阳,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盛天集团早晚是我的。”

他阴笑着从兜里拿出一个U盘,看着手里小小的U盘眼里闪过一抹诡异神色。

他要让他身败名裂!

……

夜少阳最终在安雨初母亲的病房里找到了她,他阴沉着脸色走进病房,一把拉住她的手粗暴的拖到另一间病房里。

“说!你昨天去了哪里!”

安雨初心虚的低下头,还好她立刻跑来了医院,她抿了抿唇说谎道:“我昨天住在医院陪母亲,没有回去。”

她知道,她说了他也不会相信自己,她只有说谎。

夜少阳锐利的眼眸盯着她,目光从她身上扫过,“脱衣服!”

“夜少阳,你又要干什么?”

“你不脱?”她的拒绝让夜少阳的心里生出更多的怀疑,他走上前一把抓住她,将她死死的抵在墙上,“那就让我来帮你脱!”

“夜少阳!”

她怒吼着挣扎着,夜少阳抬手将她的手臂牢牢的压在墙上,大掌粗暴的撕扯掉她上身的衬衫,扣子被崩裂飞溅在地上。

他扯开她的衣服,漆黑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她胸前的内衣,跟他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图案,还穿在她身上没有一丝脏乱的痕迹。

看来真的不是她!

夜少阳激动的眼眸渐渐沉寂下来,他松开她的双手狠狠的捏住她的脸颊,“如果你再敢做出勾引男人的事,我就停掉你母亲所有的药物,让她生不如死!”

他恶狠狠的发出警告才放过她的脸颊转身离去。

安雨初心有余悸,还好她先去商场里买了一个新的回来,不然他知道了一定会杀了她的吧?

下午,夜少阳一直沉着一张脸,开会的时候各部门主管都胆战心惊唯恐自己出错。

轮到设计部汇报工作的时候,女主管忐忑的走到投影仪前,小心谨慎的解说着一边打开投影仪。

她刚打开投影仪就听见会议室里传来一阵唏嘘声,尤其是总裁的脸色,阴郁的仿佛要杀人。

女主管僵着脖子转过头,投影仪上哪里是什么设计图?

投影仪上是一个满脸肥油的男人,男人裸着上身躺在床上,怀里躺着一个女人,两个人睡在同一个被子下。

那个女人竟然是……总裁夫人!?

“我,我……”女主管顿时语无伦次,不知道如何解释,“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这些,我……放了设计图,这的是谁放的?”

夜少阳冷冷的坐在那里,周身都在散发着一个冰冷杀气。

那个屏幕上的男人他认得,正是上午他在宾馆里看到的那个男人!

看见照片上那个男人放在安雨初肩膀上的那只手,他恨不得杀了那个看了她的男人。

一阵唏嘘声之后,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寂静的可怕。

许久,夜少阳忽然起身离席,“会议取消!”

愤然离去。

傲然的身影走到门口时听见身后的窃窃私语顿住脚步,“如果外面有任何关于她的不好传言,我会重新招聘人才。”

话音一落,会议室里安静一片,言外之意不就是,不让他们胡言乱语破坏总裁夫人的名声喽?

夜少阳直接出了公司一路飙车回到了别墅,安雨初正在厨房忙碌,他推开门一见到安雨初他双眼赤红的走过去,愤怒的抓拽她的头发就往客厅走。

安雨初痛得连尖叫声都难以发出,他粗暴的将她带到客厅才松开手。

“夜少阳!我是人不是你发泄的玩具!”她气急怒吼。

“你竟然敢对我撒谎!夜少阳一把拉过她的头发,将手机传过来的照片翻找出来摆在她眼前,“你自己看!”

安雨初心里一惊,慌张的拿起面前的手机,里面的照片让她万念俱灰。

他知道了!

她慌忙解释:“少阳!你听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夜少阳的眼底染上从未有过的怒意,他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你是不是没有男人睡你,你就活不了!”

“少阳,你怎么可以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我是你的……”

“闭嘴!你什么都不是!”他用力的几乎掐死她。

好久,他才邪气一笑松开手,“看来不给你点惩罚你是不会听话了!”

安雨初脖子得到释放急促的呼吸,眼神惊恐的看着他。

他要做什么?

夜少阳冷笑着拨通了助理严宽的电话,“拿针来!”

严宽一愣,“是,总裁!”

安雨初听见她的话眼里一片惊恐之色,她清楚的记得上一次,他给自己打针的场景。

“不,不要!”

她急忙起身,慌不择路的就往外跑。

没几步就被人抓住了后脖领,夜少阳一个用力将她甩了回去,安雨初重心不稳的跌倒在地上,额头砰的一下撞在桌角上。

白皙的额头上撞出一道口子,鲜血顺着脸颊留下来,安雨初痛得皱眉忙抬手捂住脑袋。

夜少阳看着她脸上的血渍不自觉的皱眉,眼神深幽的望着她,声音依然冰冷,“再跑一次试试看!”

安雨初猥琐者身体蜷缩在一脚,低头不语。

十几分钟后,严宽走进别墅。

一进来夜少阳没有丝毫犹豫的朝着安雨初方向扬扬下巴示意,“开始吧!”

安雨初眼神惊恐的看着严宽走过来,双手捂着流血的额头身体不停的往后退,“不,我不要打针,不要!少阳,求求你不要!”

严宽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胳膊,她奋力的挣扎挥舞,他一个人根本无法给她打针。

夜少阳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她恐惧的挣扎,不但不叫停还走到她身后,俯身紧紧的将她禁锢在怀里。

冰冷的薄唇贴在她耳边低语:“这是你应该承受的。”然后紧紧扣住她挥舞的手臂,抬起头命令道:“动手!”

“是,总裁。”

严宽点头转身拿过公文包,在两人不注意的视线里,手指伸进公文包躲开那只药针探进夹层的盒子里,拿出他准备好的另一只。

完全相同的液体。却是全然不同的成分!

安雨初拼命的挣扎着,双眼惊恐的看着那银色的针头凑近自己,她疯了一样狠狠的在他手上咬了一口,慌忙挣脱他。

夜少阳吃痛的皱眉,眼神森寒的抓住她的肩膀,毫不留情的一拉甩在地上。

安雨初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回旋,额头撞在桌角,瞬间鲜血直流。

夜少阳冷冷动站在那,回头看见她头破血流的样子不自觉的皱眉,紧抿薄唇,“动手!”

严宽得到命令拿着针走过去。

夜少阳看着脸上血渍清晰的女人忽然抬手拦住他,安雨初心里染上希望。

可是,他却从他手里拿过针筒,“我要亲自动手。”

安雨初心里最后的希望破没,他没有一丝怜惜的走到她面前,干净利落的给她打上针。

十分钟后,她就开始浑身抽抽搐,眼神浑浊的看不清,她觉得浑身发热,热的难受,很快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夜少阳冷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直到她昏了过去,他才走上前将她从地上抱起,往楼上走。

走到一半他忽然停下。

“去买药,要不留疤痕的!”

他突然的命令让严宽一愣,奇怪的看向他。

夜少阳冷冷道:“她挂着我妻子的名义,被人笑话只会丢我的脸。”

严宽疑惑的应声,心里却不能理解。

……

第二天,安雨初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和上次一样只有在打针的时候才会感受到痛苦,醒来后身体却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她还不等起身,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去父亲那里拿文件,然后立刻回来工作!”夜少阳冷冷命令,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

经过了一夜,她额头的伤口还是很痛,安雨初摸摸额头起身穿好衣服去了夜家老宅。

到了夜家问过佣人,安雨初直接去了书房。

书房的门是虚掩的,她听见里面的谈话声刚要敲门,眼睛瞥见里面的人,竟然是严宽,夜少阳的贴身助理。

她变得没有在意,听见两人的对话动作忽然一顿。

“爸,你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好了,他现在已经完全相信那个女人跟别的男人睡了!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严宽的声音从门里传出。

安雨初惊讶的差点惊叫出声,忙捂住了嘴巴。

严宽竟然叫他父亲!那他们……

“不急。”夜海生微微抬手,“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等他知道真相的时候,他已经在街上乞讨了。”

“也是,不过就是可惜了那个女人。”

夜海生讽刺的冷笑,“呵,算起来,真正害死他母亲的是他自己,他真正该恨的人也是他自己而不是那个女人!”

书房里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进安雨初的耳朵里,她震惊的愣在那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原来一切都是他做的!

她不敢再进去,心里紧张的转身,慌张的脚步声惊扰了里面的两个人。

“谁在门口!”

夜海生一声冷喝,吓得安雨初不知所措,慌不择路的往外跑,仿佛遇见了魔鬼一般。

她慌慌张张的跑到门口,眼看就要跑出别墅,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少夫人,先生叫我请您过去。”

……

另一边的盛天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崔佳妮穿着一身性感的短裙低胸衣站在夜少阳身旁,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少阳,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努力。”

她的手臂温柔的拂过他的肩膀刚要探到他的胸口,桌上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她只好躲开。

夜少阳看了一眼显示,蹙眉接起电话,“我叫你取的文件呢!”

对面传来安雨初气喘吁吁的声音,“呼……少阳,你快来救我!”

夜少阳满不在乎,甚至有些厌恶的开口,“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你以为你用苦肉计我会在乎吗?”

两人的谈话声落进崔佳妮耳朵,她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的奇怪声音,但夜少阳因为情绪激动没有在意。

她眼神一转,扶着额头身子一歪倒进男人的怀里,“我的头好痛。”

夜少阳忙抬手扶住她的身体,对着手机对面的人怒喝道:“我不管你耍什么花样,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来!”

话落,直接走挂断了电话。

即便他的话像刀子一样戳人心脏,安雨初还是再一次打了过来。

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这一次,她还不等张口说话,男人冷漠无情的声音就先传了过来,“安雨初!你最好不要让我接到第三次电话!否则我饶不了你!”

他最讨厌这样死缠烂打的女人。

这一次,安雨初没有在打过来,她已经顾不上了。

她的内心只有无尽的失落和绝望。

她是跑不出去的,只有他能来救自己。

她东跑西跑的不到五分钟,夜少阳的电话打了过来。

这一次是视频电话,她一脸惊喜的接通,刚要开口却被视频里的画面惊到……

崔佳妮骑坐在他的身上,薄唇落在他耳边,嘴里吐出暧昧的声音:“少阳,你轻点儿啊!你这样弄得我很痛啊!啊!不要嘛!”

心底一阵锥心之痛,安雨初的眼里聚集了泪水,她遇到危险,他没有一句关心的话却在和别的女人……

她还来不及伤心,脖领忽然被人抓住,一把将她从树丛里提了出来,紧跟着背上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

她踉跄着摔趴在地上,手机摔在地上关了机。

“带走!”

看着不远处的手机,她伸长手,却在即将要拿到手机的那个瞬间!

双腿却被一道蛮横的力度抓住,尽管她挣扎着却仍是不敌对方的力度,身子像是物品一般,被拖往她所不知的地方……

小编有话说:

十分钟后,她就开始浑身抽抽搐,眼神浑浊的看不清,她觉得浑身发热,热的难受,很快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