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曾小影顾钦之小说最新章节 爱你有瘾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29 15:48:42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他说她就是个害死他心爱的女人的罪人,两年来,他把她囚禁在这间别墅中,一天又一天的让她为自己的错赎罪,但是,当他的爱人“死而复生”,他也并没有放过这个可怜的女人。

8vigcef5fsdf6p34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本以为一切水落石出之后会还她一个公道,但她还是太天真。

小说试读

顾钦之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双手狠狠地握紧,盯着曾小影的眼睛,残忍可怕。

仿佛想要将曾小影给掐死,让她不由下意识的缩了缩。

程少封也有些诧异,只是短短的两年,没有想到曾小影居然会害怕顾钦之,还真的是奇怪。

他很是好心的给曾小影夹了一块肉,嘴角的弧度更加的玩味起来,“去泡两杯咖啡。”

“哦。”

曾小影快速的吃下这块肉,然后站起来,匆忙离开。

她的听话让顾钦之的脸色越发难看,盯着这便当里面的饭菜,这些菜色自己很熟悉。

都是以前曾小影给自己煮过的,但都被自己给丢出去了。

没有想到,她居然还煮给别的男人吃。而且两个人还这么暧昧的吃着,真的是讽刺。

“程少封,你说的要紧事,是什么事?”

顾钦之故意忽略自己心底的不爽,曾小影只不过就是自己玩腻的破烂货,谁接手关自己屁事。

程少封无所谓的耸耸肩,“没什么事,就是恭喜你和曾雪结婚。有情人终成眷属!”

顾钦之感觉自己被人给耍了,脸色越发铁青,正打算发火,门被人打开,曾小影端着两杯咖啡走进来,放到了茶几上。

“少爷,喝咖啡,顾少,咖啡。”

曾小影说完之后就打算离开,但却被程少封给拉住了,“我吃不完,你煮这么多,坐下来吃。乖!”

曾小影明显的错愕,愣愣的看着这个男人,不明所以。

但还是被拉下去坐着,而且程少封动作十分快速的喂了一口菜,她只能够安静乖乖的吃着。

可头顶上那炙热的目光,让她的心一直都提着,真的很想要离开这里,可谁让程少封是自己的老板呢。

她一口接着一口的吃着,脑子是一片空白的,只要这个男人喂什么,她就吃什么。

直到将这一盒子的饭菜都吃完,她也忍不住的打个饱嗝,吃得真的很撑。

程少封笑了笑,“好了,你回去吧!下午茶也送点东西过来。”

“哦,那么我先走了,少爷。”说完,曾小影就收拾了一切,快速离开这里。

一直都没有抬起头看一眼顾钦之。

顾钦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应该是不屑的离去,但为何自己就是没有办法移动步伐。

居然还傻乎乎的盯着他们两个人,如此暧昧的吃完那一盒饭。

看着曾小影没有一丝丝的拒绝,将程少封吃剩的饭菜全部都吃掉,那种感觉特别的恼火。

“程少封,我没有想到你喜欢捡破鞋!”

顾钦之冷冰冰的嘲讽着,握紧拳头,越发的森冷起来。

“破鞋也要看是什么鞋,合脚的,我就自然是喜欢咯!”无所谓的眨眨眼,嘴角的弧度越发的狠毒。

“……”

顾钦之冷冰冰的准备离开,懒得和程少封继续的废话,但是程少封却一下子开口。

“曾雪和你的婚礼,怎么也该给我发张请帖吧?”

“雪儿不想要看到你。”

顾钦之勾唇,笑的冷漠。很是冰冷的离去。

程少封的脸色越发沉默,狠狠的握紧拳头,嘴角的弧度更加的苦涩起来。

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内心对于曾雪是多么的渴望。

以前就一直渴望着,甚至也侵犯过,但最终呢?

想到了那一晚,程少封就只差那几分钟,就可以完全得到曾雪,却被顾钦之破坏。

该死的顾钦之。

……

顾钦之飞快的追下楼,没有想到曾小影跑得真快,但他还是很快速的追上,一把将曾小影拽入车内。

曾小影的身子不禁哆嗦起来,有些害怕的握紧拳头,“顾少,你有什么事吗?”

“马上给我离开程少封!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人。”

顾钦之很是好心的提醒着,脸色一直都是铁青,难看的。

脑海里都是曾小影被程少封喂饭的画面,这个该死的女人,还真的是不要脸,没手没脚吗?

还需要男人来喂。

“多谢顾少的提醒。不知道可以让我下车吗?我还有工作的。”

曾小影的表情是僵硬的,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充满了顾钦之的气息,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工作,你的工作就是伺候程少封吗?”

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不要脸,他倒是想要知道。

“是。”

曾小影想也不想的回答,她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工资高,而且工作量也不大,她很珍惜这份工作。

她不可以失去这份工作。

“曾小影!”

顾钦之愤怒的吼过去,他不过就是讽刺她的话,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还没有任何犹豫的应下去。

真的是够让人火大。

曾小影低垂着眼眸,不敢直视这个男人的怒火,害怕自己会被毁灭,她已经承受不住了。

只想要离这些人远一点,再远一点,最后永远都不要靠近。

“你知道程少封是什么样的人吗?他曾经想要玷污曾雪,玷污你的妹妹。”

顾钦之深吸一口气,这件事,他不打算说的,但此刻他却忍不住开口。

就是想要用这件事让她明白。

谁知,曾小影却只是低低的笑出声,仿佛感觉这件事很可笑,“我和曾雪能比吗?”

顾钦之明显的一僵,愤怒的将车子停靠一边,转头,就这么死死地盯着这个女人,伸出手,还来不急碰触这个女人。

谁知,这个女人一下子闭上眼,一副极度恐惧的表情,那表情让人不由深深地一震。

“别打我。”

曾小影很是痛苦的低吼,嘴角多了几分的无力起来。

顾钦之的手没有办法动弹,最终慢慢的握紧拳头缩回来,嘴角的弧度越发苦涩起来。

“我看上去像一伸手就打人的人吗?”

曾小影慢慢的睁开眼,看着他那一副恼火的表情,努力笑着,“不是,我只是自己的问题,对不起。我可以下车吗?”

她只想要逃离这个男人,只想要离开这里。

“去程少封的身边,你是不是没有男人活不下去?”

顾钦之的脸色更加难看,狠狠地扣住她的手腕,那粗鲁的对待让曾小影的身子越发哆嗦。

……

她的反应对于此刻的顾钦之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曾小影,我碰你,你就这样,程少封碰你,你似乎还挺适应的。你和他……上床了?”

脑海里,顾钦之忍不住想到了她在程少封身下娇喘呻吟的画面,就活生生的刺激着自己所有的理智完全消失。

这个该死的女人,肯定是和程少封上床了。

曾小影也傻眼,顾钦之这样的猜测完全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她和程少封顶多也就是醉酒之后的接吻而已。

“我没有……”

曾小影很是激动的否认,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虽然这样的解释对于顾钦之来说完全就是笑话,根本就不屑的,但自己还是要回答,还是要为自己辩解。

“那么就给我离开他。听到没有,马上给我离开!”

顾钦之对于这个答案还算是满意的,但是曾小影一直都待在程少封的身边,这件事没有办法让他接受。

“顾少,我只是自食其力而已,似乎没有影响到你。如果你只是认为程少封当初非礼过曾雪,而不喜欢曾家的人靠近,那我不是曾家的人。你可以放心,不会让你们丢脸。”

曾小影左右想来,也就是这个理由可以让这个男人如此生气。

“雪儿一直都期待你回家。曾小影,就算你做出了那种伤害雪儿的事情,雪儿还是很珍惜你。你该知足了。我送你会曾家,不准你继续靠近程少封。”

顾钦之说到做到,真的送曾小影回到曾家。

曾母和曾雪看着顾钦之将曾小影送过来,表情也是僵硬,但是很快的,曾雪就温柔的上前。

“姐姐,你这段时间都去哪里了,我们都很担心你,也一直都在找你。钦之,幸好你找到姐姐了。”

曾雪的虚伪还真的是让曾小影感觉讽刺。

曾小影看着她,“我找到了工作,还在工作就被顾少带回来,说你们想我。让我回来,我还要回去工作呢!”

曾雪一听,就温柔的点点头,“好,那么姐姐在哪里工作,我送你。”

“程家,我现在是程少封的私人助理。”

曾小影安静的诉说着,不觉得自己的工作有什么不可告人。反正顾钦之等一会也会告诉他们,还不如自己说。

她要赚钱,这样子就不可以寄人篱下,就不需要卑躬屈膝。

“程家,你难道不知道程家和顾家,还有我们曾家都是没有多少往来吗?换一份工作。”

曾母的脸色特别难看,怪不得顾钦之会将曾小影带回来,真的是丢人现眼。

“是啊,姐姐,你怎么会和程少封那种人在一起,程少封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是换工作吧!还是说你已经和程少封……”

曾雪故意用那一种不安的眼神看着自己,话语也是让大家曲解的。

曾母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程少封和你上床也只是玩玩你而已,换一份工作。总之,你不可以去程家。”

他们关心的从来都不是曾小影。

曾小影淡淡的笑了笑,“我记得我和你们已经两清了。从我输血给曾雪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以后,两清!”

这句话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压抑下来。

顾钦之的拳头微微握紧,对于曾小影的不识好歹很是不满,“曾小影,你就一定要这么自甘堕落吗?”

曾小影没有说话,手机一下子震动起来,她快速的拿出来时,是属于程少封专门的来电铃声,自己昨天设计的。

她有些紧张的接起来,“少爷,你有什么吩咐吗?”

“现在在哪里?我有份文件放到家里的书房了,蓝色文件袋,你去拿一下。”

“好的。”曾小影快速的挂断电话,也不回头去看他们,飞快的跑开了。

顾钦之正准备追,但却被曾雪拉住,“钦之,姐姐这样劝是没用的,可能姐姐只是工作而已。我们不需要太紧张。”

“程少封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顾钦之的口气有些冲,但说出口之后也发现自己不该如此和曾雪说话,表情也慢慢的变得温和。

“我只是担心曾家因为她而蒙羞,雪儿,我们的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不想要出任何意外。”

说着,顾钦之就温柔的抚摸着曾雪的发丝。

曾雪也幸福的笑了笑,靠着他的胸膛,眼神却变得阴狠无比。

顾钦之在乎曾小影,她完全可以感受到的。

没有想到,顾钦之居然会在乎曾小影,那么曾小影就不必留着。必须要处理掉。

……

程少封看着曾小影气喘吁吁的赶过来,笑了,“你的动作还真快。”

“你的文件,少爷!”

曾小影喘息的将文件放到桌子上,看着这个男人总是盯着自己,似笑非笑的表情,很让人心不安。

“和顾钦之聊过了,他应该让你不要来我这边工作,怎么还来?”

程少封的话让曾小影笑了笑,“他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的那个我,已经死了。我现在只是为自己而活,想要多赚点钱。”

“哦?”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程少封对于这句话还是将信将疑的。

曾小影努力的深呼吸,“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难道顾钦之没有告诉你,我企图要侵犯曾雪的事情吗?”

程少封的坦白还真的是让曾小影吓到了,愣了愣,最终无奈的坐下来,嘴角的弧度更加的无奈。

“那么你是真的侵犯了曾雪吗?”

“想啊,只是没有成功而已。雪儿这么美,哪个男人不想要。”

程少封有些惋惜的坐下来,嘴角的弧度越发迷人起来。

曾小影笑了,“也是,但少爷你的胆子还真的是够大,曾雪是顾钦之手心里的宝,曾家的掌上明珠,你也敢侵犯。”

“是啊,当初就不知道发什么疯。曾小影,你说我哪里比顾钦之差,你一直都追着顾钦之,说说看,我比他,哪里差了?”

说实在的,他真的是不懂。

曾小影安静的看着这个男人,最终忍不住摇摇头。

“怎么,无法比较吗?”

程少封有些受伤呢,说实在的,自己也是万人迷好不好?

“不是,是你不需要跟他比,你和他完全不一样。你,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曾小影很是认真的说出自己的感受。

这个男人是这些年来,第一次给自己温暖的人。

两年多囚禁的日子,让她明白了,有些男人不像表面上那么的阳光,温暖,而有些男人,比如他,虽然放荡不羁,但却真正的让人温暖。

……

程少封忍不住笑了,“说实在的,你还是第一个说我很温暖的女人。其他的女人,都说我是混蛋,欺骗他们的感情。”

“欺骗他们的感情?”曾小影忍不住笑了,“你不是从来都是钱货两清吗?找女人,也只是想要一夜情而已。什么时候你也玩感情呢?”

程少封笑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了解自己,“我想要谈场恋爱,第一次想要的女人,就是曾雪。”

曾小影没有说话,的确,曾雪就就不少男人心目中的白月光,男人想要曾雪,他说想要和曾雪谈恋爱,也不意外。

“可惜的是,曾雪和顾钦之感情深厚,不是任何人可以破坏的。”

“说实在的,当初我还是挺佩服你的,顾钦之这么一座冰山,一直都拒绝你,而且还从不给你好脸色,你还是一直不放弃,让我真的很佩服。”

曾小影笑了笑,对于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现在想起来,也真的是后悔,为什么当初要这么傻不拉几的追着不属于自己的幸福。

最终毁掉了自己。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情愿当初一个劲缠着你好了。至少这样子,我就不会太丢人。对吧?”

“的确,我不会在公众场合给女人难堪。”程少封很是骄傲起来。

那话语让曾小影也笑了,第一次感觉其实这个男人不像外界说的那般不堪,也是第一次感觉,和这个男人聊天挺不错的。

“不过说实在的,你煮的东西还挺不错的,以前看来是下了不少的心思啊!”

是啊,以前的确是花了很多心思。

曾小影淡淡一笑,“以前就想着……在家里煮饭,当个煮饭婆,但似乎没人要。你是第一个说我煮的好吃,也是第一个吃的人。”

“这是我的荣幸。走吧!我带你出去买点衣服。”

说着,程少封就拿起自己的外套,走出去。

曾小影完全傻眼,快速的跟上他的步伐,“我有衣服。”

“我的助理,每天穿成欧巴桑似的,你这套衣服好久了吧!都起毛了。”

程少封一脸的嫌弃,带着曾小影上车来到了商场。

曾小影看着那衣服的价格,不由咽咽口水,看着程少封还拿着衣服放在自己的身上比划。

她快速的伸出手阻止着,“少爷,能不能过来一下?”

程少封微微一愣,听话的跟着她走出去,谁知,这个女人一下子靠近自己,就这么凑到了自己的耳边。

这么近的距离,让程少封瞬间愣住。

“我,我没有这么多钱,我可以去别的地方买。”

她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在自己的耳边轻轻的响起,痒痒的。

程少封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女人害怕自己没钱,“跟我出来,难道你还怕我让你买单吗?去买,我送的。”

曾小影很是错愕的睁大眼,有些不敢置信,“你确定吗?不可以扣我工资的。”

“不会的,进去。你是我的助理,自然是要穿的像样。”

说着,程少封就拉着曾小影走进去,快速的给她拿衣服。

曾小影安静听话的换着,这些衣服让她宛若梦中,曾经最曾家,自己就是穿着曾雪的旧衣服。

一个姐姐穿着妹妹穿过的,真的是讽刺。

可外界还认为,是曾小影拿走了曾雪的衣服,其实是曾雪不要的罢了。

现在穿着这么漂亮,还真的是不自在。

程少封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茶,看着这个女人一件件的换着,但是那头发还是有些乱,不是特别的显眼,他很快的让设计师过来将曾小影的头发和脸也弄一弄。

而他继续悠闲的等待着自己的杰作。

没有想到,很凑巧的看到了顾钦之和曾雪也过来买衣服。

顾钦之看到程少封的时候,脸色很是难看,以为他又是带模特儿过来买衣服,就越发不屑。

曾雪有些弱弱的扫视了一眼之后就躲在顾钦之身后。

导购小姐开始为他们认真的介绍。

顾钦之和程少封一直都没有说话,楼上,曾小影已经被设计师完全改造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曾小影很是震惊。

“这是……我吗?”

“是的,等一会程少肯定会惊讶的,你快点下去吧!”

设计师其实也被惊讶到了,没有想到曾小影打扮起来会如此的靓丽,很是迷人。

曾小影还是有些梦呼呼的,任由设计师带着自己走下楼。

设计师很是开心的欢呼起来,“怎么样,程少,还满意吗?”

这句话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顾钦之和曾雪也看过去,本以为是什么明星,可在看到了曾小影的时候,他们都愣住了。

曾雪的目光里都是嫉恨。

程少封很是震惊的站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曾小影,她脸上微微羞涩不自在的模样,让他不由笑了。

“没有想到,你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程少封轻佻的伸出手勾起了她的下巴。

那举动让曾小影下意识的倒退了数步,也在那一刻看到了顾钦之和曾雪。

曾小影的身子明显的僵硬。

“顾少,曾雪小姐,那么我们就先走了。告辞!”

程少封一把搂着曾小影的肩膀,对着他们十分淡然的一笑,就这么扬长而去。

顾钦之的双手越发握紧,脑海里都是曾小影那羞涩迷人的脸蛋,真的没有想到,打扮起来,那个女人竟然……这么好看。

可却跟程少封走了。

“钦之,没有想到程少封还这么关心小影姐姐,你看,都买衣服,这样的老板还真的是大方。”

曾雪淡淡的说着,故意将曾小影和程少封说的很是暧昧。

让顾钦之知道,曾小影就是这么下贱不自爱的女人。

顾钦之的脸色很是紧绷,看着曾雪走进更衣室,他快速的离开,只是安静的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公司有事,我要先去处理,雪儿尽管买,我签单了。’

曾雪几乎是气的够呛,快速的走出来,看着这里,早已经没有了顾钦之的人影。

心越发的嫉恨。

如果此刻曾雪还不够明白的,那么什么才算是明白呢?

“曾小影,你这个贱人,既然你找死,那么别怪我!”

……

车子缓缓的行驶着,曾小影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说实在的,还是没有办法从自己的改变之中回过神来。

没有想到车子还刚刚停靠好,就被人狠狠地撞击了一下。

曾小影和程少封两个人都往前倾过去,幸好有安全带。让他们有惊无险。

程少封几乎是要气炸了,快速的下车,“哇靠,到底是谁,开什么车,碰碰车吗?”

此刻的曾小影也跟着下车,难以置信的看着跟前的一切,当看到顾钦之从车内十分潇洒的走下来。

她的身子明显的僵硬。

程少封越发的咬牙切齿,“我说顾钦之,你什么意思?”

顾钦之只是淡淡一笑,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找我的秘书,一切都会搞定的,我全赔。”

“靠!”

程少封几乎是要气炸了,这个男人以为他没钱吗?“你这是撞到车的态度吗?”

顾钦之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走到了曾小影的跟前,逼迫着曾小影不断的倒退着,但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你干什么?顾钦之!”

程少封更加愤怒,一把冲过去也抓住了曾小影的另一只手,免得这个女人被带走。

曾小影瞬间成为了他们中间拉扯的绳子,手都快要被折断了,也搞不懂顾钦之到底是几个意思。

“顾少,你有什么事吗?先放开我,我的手很痛。”曾小影最终愤怒的反抗,很是认真的看着顾钦之,眼神没有丝毫的爱恋。

顾钦之不喜欢这样的眼神,这不该是曾小影流露出来的表情,不过他还是松开了这个女人。

“跟我回去,我送你回曾家。”

这句话还真的是曾小影有些哭笑不得,这个男人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难道没有看出来。

她已经和曾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吗?

“在两年前,不,应该算起来也有三年了吧!三年前,我和曾家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曾小影的冷漠让顾钦之越发难受,看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女人,顾钦之的心底就是有一团无名之火在燃烧。

他抛下曾雪跑来追这个女人,也就是因为这团火焰。

现在看着她如此冷漠的拒绝自己的好意。

顾钦之越发的恼怒起来。“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曾家的女儿,马上跟我回去。”

“顾少,你弄错了。曾家只有一个女儿,就是曾雪。我不是!请你放手,我和你早已经两清了。”

也不该有任何的牵扯的。

顾钦之对于她拒人千里的态度已经更加的忍无可忍,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程少封很是玩味的勾唇。

“顾少,你还真的是有意思。撞了我的车,就是为了带走我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小影现在一直都住在我家吗?她有地方住的。”

程少封有些好玩,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有意思,跑过来这么疯狂的撞车,就是为了让曾小影回曾家。

他不是该厌恶透了曾小影的吗,而且爱得人也是曾雪,干什么要这么死缠烂打。

除非……

程少封心底的想法慢慢的燃烧起来,瞬间越发感觉到了好玩。

“你放心吧!小影,我会好好的照顾,她住在我哪里,我们吃喝都在一起,没事的。”

这样的解释真的是很暧昧。让人感觉怪怪的。

但是又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仿佛也是对的。

曾小影的眉头不由深锁,脸上多了几分的无力起来,错愕的转头看着程少封。

谁知,程少封却温柔的低下头,吻上了曾小影的柔唇。

蜻蜓点水的吻,让曾小影完全僵化。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阵风似的速度就飞过来,很快的就将程少封给打得后退了好几步。

曾小影瞬间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顾钦之那冲上去打人的劲头,也快速的上前阻止他。

“顾少,你干什么?”

曾小影激动的将他一把给推开,很是害怕这个男人会将程少封给打到住院,那实在是有些可怕。

顾钦之眼神阴狠的盯着曾小影,看着她这一身打扮,漂亮的窒息,但却和程少封接吻。

这是他不可以忍受的。

“曾小影,这就是你的工作吗?任由这个男人对你为所欲为,是嘛?”

曾小影的脸色也变得沉重下来,很是愤怒的看着顾钦之,他的嘲讽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大家都开始对着曾小影指指点点,这种羞辱感,让她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很久以前。

在曾家,也是很多人对着曾小影指指点点的。

那感觉,还真的是莫名的相似啊!

“顾少,我的事情和你无关。”深吸一口气,曾小影扶起了程少封,快速带他进入车内。

然后自己也坐进车内离开了。

顾钦之完全傻住了,这是曾小影第一次这么冰冷的对待自己。

也是第一次这么无视自己的存在。

她还说她的事情和自己无关。

无关吗?

不过理智的想来,也的确是无关了,他们特么的就没有什么关系,为何要这么生气呢?

可笑。

顾钦之愤怒的一脚狠狠地揣上旁边的车子,心底的火气更甚。

而他殴打程少封的一幕也被人拍下来,上了热搜。

……

车内,程少封轻轻的擦拭着自己的嘴角,时不时的看着旁边脸色凝重的女人,笑了。

“这一拳还真的是值了,换了你一个吻。”

程少封还是如此的吊儿郎当,可曾小影却听着很是不舒服,“少爷,我记得我们之间的合约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你的助理而已。”

“我知道啊!刚刚也只不过就是不小心碰到而已。”

程少封说的很是无辜,那撒谎的本事还真的是让人从心底佩服。

不小心碰到。

曾小影越发握紧拳头,“以后这样子的不小心,可以避免吗?”

“自然是可以的,只要你不想,我就避免。如果你想的话,我也是可以时不时的来一出的。”

说着,程少封就慢悠悠的凑近,她身上的味道,很清淡,很香甜,让人很舒服。

和自己交往过的女人都不一样。

这是曾家女人才特有的味道吗?

说实在的,还真的是好奇呢?

曾小影快速的倒退着,很是后怕的看着这个男人,“你不会饥不择食吧?”

说实在的,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安全而已,这个男人玩过这么多女人,肯定不会对自己上心的。

所以曾小影才会很放心的和他签约,但此刻这个男人如此的表情,让曾小影似乎也开始有些后悔起来。

程少封笑了,“你没有这么差。而且,我也没有这么可怕。安啦,顺其自然,如果到时候你想要男人了,找我。”

这句话说的真的是,让曾小影的眼前冒出不少黑线。

这个男人,实在是越发的挑战曾小影的底线。

……

而第二天之后,全城各大论坛,甚至是微信微博上都是流传着顾钦之殴打程少封的画面。

几乎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甚至是连曾小影也成为了关注。

有人甚至还认为曾小影整容了,才会变得如此靓丽。

此刻的曾家,曾雪脸色崩溃的看着这新闻,心底早已经被嫉妒给抓狂起来,没有想到顾钦之会为了曾小影打架。

曾雪愤怒的冲下楼来,对着曾母难受的抱住,“妈,不可以让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了。不然我的幸福会被抢走的。”

“怎么了?”

曾母也被曾雪如此激动的模样给吓到了,她还是刚刚起床呢,看着曾雪如此难受,心底也是很担忧。

“还不是曾小影,她,她上头条了,你自己去看看。钦之为了她,在街头打了程少封。”

曾雪很是难受的将事情给陈诉清楚,曾母也被吓到,快速的打开,没有想到事情还真的是发生了。

甚至被人惟妙惟肖的传出了两个男人为了争夺一个女人而开始疯狂抢占。

这算什么。

“真的是不要脸的贱人。”

曾母愤怒的将杂志扔到地上,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难看起来,真的是太让人火大了。

此刻的曾雪更加痛苦而又不安的抱住她,“妈,不可以让事情继续下去。我还要和钦之结婚呢。”

“你放心吧!我有办法可以处理的。”

曾母的心微微一横,也大概想到了什么法子。必须要将曾小影这个贱人给送走,不然会十分麻烦。

……

曾小影对于这些新闻,只是一笑了之,努力的准备着午餐,离开程家,打算去找程少封的。

但还只是刚刚走出去不久,就被一股力道一下子拽过去,转而快速的被塞入车内。

那熟悉的味道让曾小影的脸色紧绷,看着坐进来开车的顾钦之。

曾小影只是淡淡一笑,“顾少,我不需要你送我。我有车的。”

“马上给我辞掉这份工作,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顾钦之很冰冷的讽刺着,他受不了,看着这个女人手中的盒饭,那淡淡的饭菜香让自己的肚子还真的是饿了。

要知道,为了等这个该死的女人出现,他可是等了很久。

可这个该死的女人却是为了程少封那个男人做午餐而让她等这么久的。

这不是最大的笑话嘛!

“我不需要你的钱,顾少,我靠自己的能力赚钱。似乎也没有妨碍到你们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咄咄相逼呢?”

曾小影笑的苦涩,他居然会开口说给她钱,将她到底当作什么。

和曾家一样,他们只是将她当作寄生虫而已,就算是多么努力,也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寄生虫。

“你是曾家的小姐,难道你一定要丢尽脸才甘心吗?雪儿也十分挂念你,跟我回去,我和雪儿马上就要结婚了,我……”

“我会去参加你们的婚礼,也会给你们的婚礼送上祝福的。放心吧!现在麻烦你在前面停车吧!我还有事。”

讽刺的笑了笑,笑容里多了几分的不屑。

曾小影不想要继续听着这个男人说下去,她怕自己的心脏会承受不住,在程少封的身边,好不容易可以忘记掉这些人。

为什么他们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呢?

顾钦之狠狠地握紧拳头,嘴角的弧度更加阴狠起来,甚至还带了几分的火大。

“到底程少封有什么地方吸引你的,可以让你如此执着的要给他做饭,跑腿。”

顾钦之被自己心底的嫉妒开始燃烧的要疯掉了。

他好害怕自己会一下子将这个女人再度的囚禁起来。

这样子的想法在这一段时间越发的强烈起来。

也开始越发的想要这么做。

“昨晚和程少封,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他就如同一个丈夫在质问自己的妻子。

让曾小影不由发笑起来,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最终无力的摇摇头。

“这似乎和你无关。顾少,你这样的表情,知道像什么吗?”

顾钦之微微一愣,还真的是没有多想,有些错愕的看着这个女人。

她继续笑着,如果不是心底很清楚这个男人不会爱上自己,还真的认为他是在吃醋呢。

幸好,自己还是够理智的,也被伤害的够深了,所以才不会被迷惑。

“像妒夫,怕自己的妻子出去给自己戴绿帽子,真的是让人很惊讶。”

“曾小影!”

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会这么不要脸的说出这种话,真的是让人够恶心的。

“你以为可能吗?你不会是以为……”

似乎脑子一下子转动过来,他的嘴角微微勾起轻蔑的弧度,将车子停靠在一边,慢慢的朝着这个女人。

曾小影不断的倒退着,很是后怕的看着这个男人,瞳孔越发增大。

这个男人想要干什么?

“你想要这样子吸引我,对吧?”

不知道为何,这样子的认知让自己感觉到了欣喜。

曾小影感觉可笑,看着他的自恋,笑了,“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你放心吧!”

以前傻过了,现在如果还继续的傻下去,那还真的是没救了。

“做了什么?”

顾钦之一下子对她的便当感兴趣,就这么看着她,等待着。

曾小影只是邪魅的笑了笑,安静的坐在那里,握紧自己手中的便当盒。

倒不是害怕这个男人会抢走,这个男人从来都是不屑的。

“一些平时的饭菜而已。”

“打开看看!”

顾钦之淡淡的命令着。

那话语让曾小影愣住了,有一些自嘲起来,苦涩的握紧拳头,“这是给我们少爷准备的。不适合你的口味。”

“那么我的口味是什么呢?”

顾钦之好玩起来,似乎还是第一次和这个女人聊天。

谁知她却很冰冷的丢出一句,“我不知道。我不了解你的口味!你该去问曾雪的。你的未婚妻会比较了解。”

小编有话说:

曾小影不想要继续听着这个男人说下去,她怕自己的心脏会承受不住,在程少封的身边,好不容易可以忘记掉这些人。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