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肖茵沈夜辰小说大结局 婚艰不拆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29 16:55:07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肖茵知道她不能停下来,她拼了命的向前跑,可是还是落到了那个恶魔的手中,她无助的恳求他,可是他只是冰冷的把她扔在了手术台上,对医生说:“快点拿掉她的孩子。”

0v0jj5drztoh31dd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肖茵知道她不能停下来,她拼了命的向前跑,可是还是落到了那个恶魔的手中,她无助的恳求他,可是他只是冰冷的把她扔在了手术台上,对医生说:“快点拿掉她的孩子。”他们就那样扼杀了那个小生命,也熄灭了她的所有希望。

小说试读

喘气声越来越重,肖茵跑得双腿无力,咬牙忍住腹部传来的隐隐疼痛,她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是死路一条。

冷冽气息就在此时逼近,后方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擒住了她。

肖茵惊恐的双眸望了过去,果然瞥见了沈夜辰那张冷到铁青的面庞。

她一下子开始恐惧地哀求,“沈夜辰!我求求你放过我!不要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肖茵眸中泠泠泪水越积越多,用力挣脱着他的手臂,却被沈夜辰一个冷到魂魄的眸光吓得浑身战栗。

他猩红的瞳仁阴冷的一眯,架住女人瘦弱身子的手掌猛地用力。

“不可能!”沈夜辰寒睨,薄唇略带恼意地抿紧。

肖茵被他大手拖拽到了手术室,面前摆满的冰冷器械让她浑身一颤。

“不!不要!”她苍白着脸颊,上前疯狂攥住沈夜辰的西装衣角,哭得泪眸赤红,“夜辰,我求求你放过我们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男人微皱的眉间写满了讥讽,染着嫌恶的黑眸冷漠如斯。

蓦地,他狠狠一抬长腿,肖茵虚弱的身子便摔在了地上,右脸颊被地板重重一撞,磨出了一道凄红的鲜血。

“医生。”她亲耳听见沈夜辰的凉薄语句,一字一句,字字戳心,“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拿掉。”

他冰冷暗凉的眸子刺得她的心生疼,像是被他扔入了冰窖,她狠狠颤抖,全身的毛孔都散发着摇摇欲坠的悲凉。

“这……”医生几分为难,可是面前的男人不是他招惹的起的,“肖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到了月份,如果直接强硬地拿掉,可能会造成她终生不孕……”

“拿掉。”沈夜辰不耐地打断,眸底一片渗人的阴翳。

肖茵如遭雷劈,心肺一瞬间溃烂成泥,她瞪着赤红的眸子泪流满面,“不!不要!”

她没想到沈夜辰竟然如此狠心残忍!

“夜辰……”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娇嗔,腹部微隆的林希走了进来,“肖姐姐也是有孕在身,你这样……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一点?”

林希脸上还剩有一抹讥讽的嗤笑,假惺惺地劝着沈夜辰。

她朝着肖茵恶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挑衅性的娇笑浓郁无比——

肖茵的眸子一瞬间暗得彻彻底底!

她心痛到抽气,林希竟然也怀了沈夜辰的孩子!?

沈夜辰盯着肖茵眼眸憎恶,眉目阴骘,却伸手亲昵搂住了一旁的林希,“残忍?林希,这个贱人根本不值得你的一点同情。”

“贱人”二字,刺得肖茵满身血洞,膝盖突然间失了力气,瞬间一软,“啪”得跪在了地上!

她在这一刻害怕了,却又无力反抗,只能卑微地垂头跪在地上,双眼被泪水洗刷得凄红明艳。

泪水滚落在地上,是她绝望万分的哀求。

“沈夜辰……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爱我!我也不奢求你能爱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这一次求求你放过……”她猛地哽咽了一瞬,哭腔凄厉地拉长,“我以后……绝对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不会脏你的眼……我会从此滚得远远的……只要你能放过孩子……”

“闭嘴!”沈夜辰面色一暗,扬起手掌朝她血渍未干的脸颊扇了一耳光,薄唇吐出的字句苍冷万分,是一种嗜血的恨,“我不需要你这么恶心的女人生下我的孩子!你不配!”

这一耳光,疼得让她眉心痛苦地一扭。

她不配……也对,自己在沈夜辰心底的地位就是这么低贱如婊!

肖茵的嘴角泛起苦涩,她爱了沈夜辰这么多年,没想到换来了他对自己的冷漠和暴戾,无情和残忍!

肖茵凄惨地苦笑了几声,颤抖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她痛极反笑,手臂却突然被沈夜辰狠狠握住!

他满眸怒火地锁住她虚弱的身子,将她往手术床上一扔!

蓦然,她整个身躯被沈夜辰牢牢捆住在病床上!

她终于压抑不住崩溃,开始不安地挣扎,塑料扣将她的皮肤磨破,鲜血肆意地直流。她却早已全然不顾,泪眼婆娑成一片。

“沈夜辰……沈夜辰……”她愤怒低吼着他的名字,只求他对自己还有最后的怜悯心!

她吼得嗓子都沙哑了,却也只等来沈夜辰“不准麻药”四个冰冷的字!他要让她尝一尝被千刀万剐的剧痛!

那一刻,肖茵的双眸绝望到空洞,手术灯的白光刺眼地一亮,她只感觉冰凉的器械忽然刺入自己的身体,开始无情地翻搅。

没有人替她麻药,她疼到全身猛烈地抽搐,清楚的感受到体内那种生拉硬扯的疼!

肖茵蹙着眉,咬紧牙关着硬撑,可在身体内翻搅里的痛让她弓起身子揪紧了床单,指甲嵌在了肉里,割出了鲜红的血。

肉疼!心也疼得滴血!

疼意在她心海翻搅,狠狠撕扯着她的心脏内壁!她冷汗如瀑,额头濡湿!

这种疼,好比爱上沈夜辰割在心尖上刺在骨子里的那种疼!

手术钳的不断搅动,终于让她疼得晕厥了过去。

再醒来时,肖茵全身的冷汗犹在,身下的衣衫也早已被血水染得通红刺目。瘫软的身躯,在折磨之后已没有剩下一丝力气。

面颊苍白到恐怖,没有一丝血色。

她宛如一具行尸走肉,绝望悲凉地躺在洁白的床单上,一动不动。

肖茵死死盯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泪水一下子猝不及防地滚落了出来。

她的孩子……还是被沈夜辰拿掉了!

肖茵有气无力地下了床,十根手指深深抠在白色墙壁里!她咬牙踩在地面上,浑身的冷汗冒了一阵又一阵,又凉又疼。

五脏六腑忽然搅在一起,肖茵疼得捂住胸口,垂下头剧烈地干呕。

几乎呕得肝肠寸断,她双眸猩红,面色苍白如纸。

她这一生,被沈夜辰生生地折磨成了这幅样子,她的生命,在他眼底不过是一颗毫不起眼的草芥。

泪水如泉涌出时,门外猖狂的笑声忽的一响,“哈哈哈!这是哪个被堕了胎的女人?哭成了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林希挺着大肚子,娇媚得意地望着她,满脸鄙夷。

肖茵盯着她那张吐出恶言的红唇,双眸一下子燃了怒火,拖着虚弱的身子朝林希扑了过去,擒住她的手臂,“林希!你说话最好不要那么难听!”

“难听?哈哈哈哈!”林希眸底是刺眼的不屑,她的手掌覆上隆起的小腹,恶毒的眸光轻蔑地瞟了眼肖茵,“你连自己的种都保不住!还来在乎我说话难听?!可惜……夜辰就是厌恶你生下他的种!他只喜欢我给他生的!”

肖茵只觉得心脏被刺了一阵,疼得她眉头一皱!

是沈夜辰对她恨之入骨!所以才残忍不堪地打掉她的孩子!

她疼得呼吸一滞,好不容易才挣扎过来时,林希将一张纸摔在了自己的脸上!

是一封惨白的离婚协议书!

肖茵的眸色一下子暗了下去,她咬破了唇,浓稠的血腥味蔓延到口腔里。

难道沈夜辰终究还是拿她当狗一样想要一脚踢开?

她被这事实刺得生疼,眸子酸涩得要命,蒙上了一片氤氲的水雾。

林希很满意她这副失神落魄的样子,语气更添了几分嚣张,“肖茵!识相就快点签字!别浪费大家的时间!”

“是沈夜辰是你来的么?”肖茵的声线沙哑,透着无尽的绝望凄凉。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夜辰早就厌恶你这副恶心的嘴脸,和你离婚也是迟早的事!”林希攥着那张协议拼命在她眼前挥舞。

“我再问你一句,是沈夜辰让你来的么?!”她的眸子猩红地宛如血海一般,唇里是嘶声力竭的绝望,牙齿越咬越紧。

“你这个贱人啰嗦不啰嗦,快给我马上盖章!”林希恶狠狠地扭眉,索性掐住肖茵的手指用力伸到纸上。

“你放开我!要离婚就让沈夜辰亲自来让我签字!滚开!”肖茵气得浑身颤抖,将面前的林希推了出去。

林希“啊”得尖叫了一声,狠狠地坠倒在地,她拼命地捂住腹部大声哭嚎,“孩子!我的孩子!肖茵你这个贱人竟然想害我流产!你就是嫉妒我怀上了夜辰的种!”

肖茵顷刻间紧张起来,她意识到林希有孕在身,慌忙伸出手想将林希扶起来,可下一秒,伸出的手臂却被突然出现的沈厉泽狠狠踢开。

宛如裂骨的疼。

她空洞的眼眸残留着泪光,望着一脸怒色的沈夜辰,声线沙哑无力,“沈夜辰……我不是故意的……”

可沈夜辰面色阴冷得可怕,眸光森寒地盯着她,“滚!”

一旁的林希见状,装作虚弱地呻吟道,“夜辰……我疼……”语罢,林希偷偷摸到早已藏在肚子里的血袋,狠狠地用手挤破。

顿然,血水顺流而下,沈夜辰一双寒眸里全是惊痛。

“医生!医生!”一边将林希贴身抱起,他匆忙开口,“这里有孕妇大出血,救人。”

林希被医生抬走后,肖茵泪眼模糊地望着沈夜辰,苍白的脸上全是战战兢兢的惶恐,她语气卑微,“我真的没有故意害林希流产!我只是不小心推了她一下……我没想到她会留那么多血!”

“肖、茵!”沈夜辰恶狠狠地睨了她,一声怒吼贯穿了她的心脏。

他神色冷厉,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肖茵浑身绷紧,刚要解释的瞬间,只觉喉咙一紧,不能呼吸,他冰凉的大手架住了她的脖子!

力度大得恐怖,掐得她呼吸骤停,小脸涨得紫红,一双泪眸顿时充满恐惧,她无力的手试图掰开沈夜辰的手掌,嗓音嘶哑,“沈……沈夜辰……”

“三年前你害死了陈曦!现在连林希也不放过!肖茵!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毒妇!”

沈夜辰瞳仁猩红,眸里渗着咄咄逼人的寒意,滔天恨意全部一股脑发泄在她身上!

肖茵被掐得泪如泉涌,她气息微弱,喉间像被扎了一万根针一般窒息!

“我没有……没有害死陈曦……”心脏的肉片仿佛被剥离,她痛得头一垂。

蓦地,沈夜辰手掌一挥,她瘫软的身子便砸在了地上!全身上下的血脉如同被堵住,她流着泪大口大口地呼吸!

她听见沈夜辰临走前扔下了冰冷的句子,讥讽万分,“别以为你耍一些手段!我就会爱上你这个贱人!”

他走之后,肖茵颓废地倒在地上,满眼凄红地无奈苦笑!

她怎么敢奢求他爱她!她只求他不要肆意践踏蹂躏自己对他的爱!

这座城谁人不知?陈曦才是他沈夜辰的白月光。

可三年前,陈曦死了!从高楼上一仰而下!

沈夜辰从此发疯一般将她囚禁起来,就因为她肖茵是陈曦死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

她解释过,也哀求过,可是自己的孩子还是被他活生生地抽离出了肉体。

再然后,她在手术台上大出血被他害得终生不孕!

现在,他因为一个长得和陈曦神似的女人,要让自己从此滚出沈家。

她苦笑,双手用力撑地爬起,肖茵狠狠咬住牙关起身,不顾医生的强烈反对,颤颤巍巍地走出了医院……

沈夜辰眉眼阴骘地站在手术室外,刀削鬼斧的面庞上满是冷怒。

门“啪”得一声打开,白光一瞬间刺痛了他的眼。

“怎么样了!”沈夜辰眉眼紧蹙,大手攥住医生的白褂,狠狠问道。

“林小姐平安无事……虽然流血流了很多,但是检查发现并没有任何皮外伤和内伤……”

“什么?!”他寒眸狐疑地一眯,肖茵那张惶恐委屈的面孔突然在他脑海里出现,扰得他头疼。沈夜辰的心狠狠一沉,苍冷开口,“让肖茵滚出来。”

医生有几分犹豫,“肖小姐已经出院了……”

“出院!?”沈夜辰面色铁青,质问声冷厉无比,“我不是说了谁也不准她私自出院吗?!”

“医生们拦了也劝了……可是她还是执意要出院……”

沈夜辰下颔的曲线愈来愈紧绷,他眸色狠狠一深,甚至没看一眼手术室里的林希,冷着脸匆匆大步离开。

他怀揣着恨意回到沈家,狠狠开门,怒吼如雷霆劈来一般,“肖茵!”

眼前却是女人正站在阳台的栏杆外的场景。

她的身子摇摇欲坠,眸底一片歇斯底里后的绝望,这副样子刺得沈夜辰眼球一痛!

他恍然间想起肖茵好多年前那张天真烂漫的笑靥!

可那张笑靥,随着日渐一日的他对她的狠心折磨,已经瓦解得不见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她眸底的空洞无神,像死水一般的平静,还有浑身散发出的绝望和悲凉。

沈夜辰没来由一阵心慌,像是害怕她要摔下阳台自杀,浑身怒气地上前将她的身子扯了过来。

肖茵平淡的神色在望见他时也没有丝毫变幻,反而嘲弄地盯着沈夜辰,嘴角蓦地勾出绝望的冷笑,“怎么?你不是一直想我死么?现在我死到临头你何必拉我一把?!”

他怒气腾腾地睥睨她,黑眸如同毒蛇一般恨不得将她吞噬。

“少在这里给我装可怜!你还欠着陈曦一条命!”他残忍的开口。

“陈曦”二字刺得她心里咯噔一下,重新划开一道早已满目疮痍的口子!

肖茵笑得凄败刺眼,“我装可怜!?哈哈哈哈!沈夜辰,你这么恨我又何必费劲心机折磨我?!还不如一把刀子把我捅个痛痛快快!”

沈夜辰双眸满是嫌恶,盯着她的眸光蓦然一冷!

她说得对,他本来应该杀了她,给死去的陈曦赎罪。

可他盯着面前已经开始神志不清的女人,突然心头一紧,不知为何,他竟从来没有狠下心杀了她的心思。

沈夜辰厌恶自己这股情绪,手掌狠狠捏住她的下颔,一字一句恶言恶语,渗着咄咄逼人的寒意,“杀你?!你想死哪那么容易?!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每日都活在地狱!你死了让我怎么折磨你?!”

肖茵嘴角的笑意仍未消褪,刚好掩盖了她一阵彻骨的心疼。

生不如死?!难道她还不够生不如死么?!

嫁给沈夜辰的日日夜夜,整整一千零九十五天啊!她都在饱受他的蹂躏和折磨!

他对陈曦有多少爱,对她肖茵就有多少恨啊!

以至于他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她!让林希使尽手段羞辱她!无视她的哀求无视她的下跪拿掉她此生最后一个孩子!

肖茵泪如雨下,双眸逐渐积攒着滚烫的恨意,“沈夜辰!害陈曦跳楼的不是我!你一折磨我就是三年!现在的我人不人鬼不鬼!和一个死人有什么区别!”

“闭嘴!”沈夜辰泄恨似的“刷”得一声撕烂她的衣帛,粗暴地掰过她的身子,“这是你活该!你罪有应得!你现在装无辜还有什么用!”

她凄凉的大哭出了声,从脚底一阵阵传来一股寒意,“我没有装无辜!你查一下当年陈曦的死就知道根本和我无关!我到底哪里来的罪名!?”

“还敢嘴硬!”沈夜辰狠狠撕扯掉她最后的遮羞布,“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地活一辈子!”

她浑身冷到不停颤抖,沈夜辰将她的肌肤掐出了一道道血红的痕印!

痛得几乎失去知觉,她只觉得他一瞬间狠戾地掰开了她的双腿!

“放开我!沈夜辰!快放开我!”

肖茵一瞬间慌乱了,她今天才被逼上手术床做了堕胎手术……下身才经历了被器械翻搅的疼,现在几乎疼得张不开腿,根本不可能再做。

可沈夜辰的黑眸里早已染上兽欲,怎么可能放下早已被擒住的肖茵。

“不!不要!”她疼得哭了出来,泪水涟涟,唇抿得紧成条线,那种被翻搅的疼她死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可被刺入的痛一瞬间贯穿她的体内,肖茵抖得剧烈不止,痛到极点却挤出了一丝无谓的笑。

就连她下身突然流出一道鲜血,刺痛人心的颜色开始滴落时,她也笑得灿然凄美。

“怎么样?你满意了么?”她冷笑着盯着沈夜辰,纵使她的小脸早已疼得纠成了一团,浸满了冷汗。

沈夜辰面目阴冷地盯着血色,心脏仿佛顷刻间被人狠狠揪住,喉结一滚!

“这是什么?!”他的黑眸里竟有一刹那的惊痛。

“这就是你折磨我的杰作……”肖茵双眸无神地漠然瞥着他,心脏却被割得四分五裂,“是不是很欣喜呢?可是,这还远远比不上你逼我不打麻药让我躺上去被活生生清宫的痛!”

“沈夜辰!是我瞎了眼!”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他嘶吼道,之后便直接昏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肖茵还躺在地上,身下血流不止,染红了地上被撕碎的衣帛,沈夜辰就站在一边,冷冷看她。

她脑海里猛地划过三年前陈曦死前的面容——

三年前的陈曦狂笑着从高楼一仰而下,只留给沈夜辰一封遗书。

肖茵仍然记得沈夜辰双眸赤红地拆开遗书,看见“肖茵”二字时是一种嗜血的恨!

当时的他大手冒出青筋,攥住自己的脖子让她给陈曦偿命。

三年过去了,沈夜辰只记得自己的白月光,他的陈曦——

怎么会记得肖茵活生生地痛了三年!浑浑噩噩地熬了三年!?

被他狠狠地伤了整整三年!

她以为自己的爱和包容能消融一切,甚至能消融这个男人眸中通红的恨意!

可她长久的爱和包容,不过是一场笑话!

望见肖茵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血色越来越多,沈夜辰惊痛的眸中突然闪现一丝惊慌,他攥住她苍白的手腕,语气却是一狠,“你在装什么死!”

“装死……”她有气无力地重复他的语句,灿然讥笑。

沈夜辰莫名被这抹笑击中了心脏,她身下的鲜血已经在肆意地蔓延了,可她还在笑。

“你到底在笑什么。”他故意将她攥得生疼,恨不得将恨意一股脑全朝她发泄出来!

“我笑我傻,我瞎,我笑我自己怎么会嫁给你。”她痛楚的嘶吼,一字一句都凄凉万分,像在秋风里抖落的树叶,饱含悲凉。

“你费劲心机的靠近我,不就是为了嫁给我么?”沈夜黑眸一睨,却忽然觉得攥住的女人身子一重,看见肖茵彻底昏死了过去。

“肖茵!你要死也别死我怀里,我嫌恶心!”

他恼怒地摇动她的身子想让她醒来,却始终见她双眸紧闭,苍白的脸颊上全是血渍和冷汗,还有她痛得仍咬得死死的牙关。

沈夜辰的心脏仿佛慢了一拍,一股莫名的痛感朝他袭来。

她刚才到底是有多么疼才会咬成了这幅样子?

他一脸阴沉地抱住她的身子,打电话请来了医生。

肖茵触目惊心的伤令医生都忍不住叹息了好几次——

“病人之前才做过流产手术……这次的动作太过粗暴,撕裂让伤口溃烂了好几倍……可能……”医生顿了顿,不敢再接着说。

“可能什么?”沈夜辰寒眸一冰,语气有几分无谓的低沉。

“可能会让她的子宫从此以后留下难以愈合的撕裂伤……会时常作痛……她可能会难以承受……”

“好,知道了。”沈夜辰淡漠地掐断了医生的字句,点了点头。

他不得不承认,方才听见医生的语句时,他的心脏骤然一缩。

可让肖茵受到的这点皮毛之痛,比起死去的陈曦算得了什么?流的这些血,比起陈曦流的血,又算得了什么?他凭什么要对她心怀愧疚?

可肖茵昏死之前无助嘶吼出的“害陈曦跳楼的不是我”,一直萦绕在他的脑袋里,挥之不去。

沈夜辰盯着肖茵惨白的脸颊,狠狠将心底涌出的烦躁和担忧压了下去。

过了很久,肖茵才睁开她已经流泪到通红的眸子,下身的痛意清晰到刺骨。

蓦地,她瞥到了站在自己身旁的沈夜辰,面庞紧绷,神色阴骘。

她忽然嘴角一歪,声线无力,“沈夜辰,我没有死成,是不是对你来说是一种可惜呢?”

他阴骘的面庞一瞬间多了几分怒意,大手一挥,便将一盒药砸在她的身上。

肖茵定睛一看,满眼讽刺,竟然是一盒避孕药。

她眼底起了一层氤氲的水雾,可还是忍住了泪意,“不必费心了,我在手术房里引了产,终生不孕。现在,你满意了么?”

沈夜辰冷然一笑,“满意?你知道刚才来的医生说什么了么?”

对上她错愕的眼眸,他一字一句的开口,“医生说你,子宫里留下了永久性创伤,无法修复。”他的嗓音宛如一万根针,扎得她心口泛冷。

呵……永久性创伤……

再怎么永久,也不及她心脏肉壁被他撕扯得溃烂不堪那么永久!

她的嘴角云淡风轻地扯着,“这伤算得了什么?!我什么疼没受过?沈夜辰,我这点疼痛就让你这么快乐了么?”

他眉骨一拧,两个字从唇里发出的时候迅速生寒,“肖茵!”

她僵硬地笑着,当沈夜辰的手掌架住她脖子时,她的眸色没有半点变化。

“记得用力一点。”她微弱的声线满不在乎,哪怕泪水已布了一脸。

沈夜辰脸色越来越阴沉,被她这副淡然的神色怒得一恼!

却瞬间扔开了她的身子,冷笑着离去。

肖茵倒在地上,男人方才森寒的红眸让她一颤。下身疼痛如泉水淹没了自己,她蜷缩在床上,苟延残喘。

深夜,暴怒的开门声,让她狠狠一抖,沈夜辰瞬间狂傲地压覆在她身上,还带着一股浓烈的酒味。

他掰开她的身子,痛得她大喊。

“沈夜辰!你干什么!放开我!”

她明明今天才被撕裂出伤,可他现在却压覆在自己身想要上再一次强要了她。,他驰骋在她身上,恨不得她的痛苦愈来愈深浓。

“沈夜辰!你不是人!”惊慌被逐渐放大,她拼命挣扎着,可男人突然的刺入,宛如利刃刺穿她的体内,她张大了嘴,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肖茵双手用力地揪住床单,手指关节在一瞬间里变得苍白无比。

她咬牙,觉得只要挺过去就结束了。可她还是低估了沈夜辰,低估了他的怜悯心和同情心。

几乎从此以后的每晚每夜,沈夜辰都这么粗暴地强要她,狂暴干涩的进入,宛如对她执行活生生的酷刑。

她终于明白他要自己生不如死到底是什么意思。

今夜,肖茵绝望地躺在床上等待行刑,可是良久,沈夜辰的身影都始终没有出现。

她颓废地抬起眸,房门却瞬间被人踹开,林希那张面色疯狂,气得青紫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肖茵敛了敛眼睑,声音冷淡道,“你来沈家干什么?”

可林希却直直地朝她扑上来,扼住她的喉咙,力大无穷。

“肖茵!你凭什么还不和沈夜辰离婚!?”林希恶狠狠地瞪着她,愤怒咬牙。

肖茵的眸子好比一潭死水,除了倾泻的恨意什么都没有剩下。

“离婚?你以为我和沈夜辰离了婚,他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么?”

“就凭夜辰爱我!他根本就不爱你!他恨你恨得咬牙切齿你还不明白吗?!别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亲手打掉的!”林希掐得她几近晕厥,漫长的窒息让肖茵奋力推开她拼命干咳。

孩子……她忽然回忆起她死在手术床上,被活生生堕掉的孩子。

她浑身颤栗,千疮百孔的心脏又被血淋淋地捅了一刀。

一股怒意和恨意瞬间漫上了心头。

“林希!你还真是够天真的!我劝你醒醒!沈夜辰从头到尾不过是把你当做一个替身,他这么对你,不过是因为你长得像死去的陈曦!”

“不!不可能!”林希大声地嘶叫,几近癫狂,“夜辰是爱我的!不是因为陈曦,他是爱我这个人!”

肖茵阴冷地笑着,脖颈却被林希猛地用力一掐,留了一道紫青色的淤痕,她嘴唇因为窒息而狠狠苍白。

她不懂,今夜林希为何要这么疯狂地闯入沈家?

难道是因为,她今夜受了沈夜辰的什么刺激?

耳畔仍然是林希刺耳到撕心裂肺的尖叫,“都是因为你!肖茵!都是因为你不和夜辰离婚!都是因为你对他死缠着不放!不然我和夜辰现在早就结婚了!”

下一秒,林希剧烈颤抖的双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

肖茵神色猛地一变,可刀子已朝她直直地疯狂袭来!

她刚要躲,可却还是太晚了,刀子已经狠狠地刺入了她的小腹!

顿然,血水从腹部流出,染红了地板。

肖茵两眼一黑,身子颤抖得厉害,像是五脏六腑一瞬间拧在一起,又一瞬间全部碎裂。

她仰面倒在了地上,在意识朦胧前,似乎听见一句刺心撕肺的男声!

“肖茵!”

仿佛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的嘴角扯出了苍凉的笑……

是她死也忘不掉的男性嗓音,低沉中富有磁性,铿锵有力。

可这几年每每念她名字时,总是夹杂着一股浓厚的恨意和嫌恶。

他恨极了她啊!不知从何时起,她再也没有尝过沈夜辰的一丝温柔!

心房狠狠一痛,肖茵的眼皮缓慢垂下,泪雨模糊的双眸终于闭上。

鲜血染红了地板,也染红了沈夜辰的眸子,他那好看的眸子顿时宛如一汪血海!

沈夜辰如同一头困兽盯着地上的肖茵,瞳仁逐渐猩红。

拳头越攥越紧,他的嘶吼如狂风骤雨般巨大哀伤,“快去给我叫医生!”

蓦地,他抱起肖茵,只觉得这女人的身子好轻好轻,仿佛在这几年的折磨璀璨下,她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

他看着她痛,以为这样能缓解死去的陈曦给他带来的痛,可实际上,他的心脏也随着她的痛而痛,清晰刺骨。

肖茵腹部流出的血浸红了沈夜辰的衣衫,而他死死地抱着她,不舍得松手。

他跟着医生进了医院,一贯英气逼人的容貌,此时此刻却充满了疲惫沉痛。

恍然间,沈夜辰只感觉有人攥住了他,抬眸是林希惶恐慌张的神情,“夜辰!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给她点颜色看看,就不小心把刀扎了进去。”

林希的双手陡然间被沈夜辰厌恶地拂开,衣领被沈夜辰狠狠揪住,只听见他冷声开口,“谁让你动她的?”

林希吓得面色苍白,她不死心的握住沈夜辰的手拼命求饶,“夜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是也讨厌她么,我只是帮你出气,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给我滚开!”沈夜辰剜了她一眼,嫌恶万分,却忽的听见医生的话,“送入抢救室,肖小姐出现暂时性休克。”

沈夜辰心底涌起一阵恶寒,像是挨了闷闷的一记重拳,让他一瞬间疼得拧起剑眉。

他额头上青筋暴跳着,抓住了身边的医生,吐字艰难,“你说什么?她死了?”

“病人腹部出血过多,准备马上送入抢救室进行抢救。”

语句像是呼啸而过的寒风,刮得他的脸颊生疼。

肖茵会死!?

他挺拔的脊背,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竟有一瞬间的弯曲,像是承受了无法承受的重量。

“她不能死。”他忽的开口,用命令的语气告诉医生,医生愣了一瞬,没有说话,飞快的进了急救室。

那个女人还背着陈曦一条命,她怎么能就这么撒手而去,她要是死了,怎么泻他心头之恨。

小编有话说:

肖茵两眼一黑,身子颤抖得厉害,像是五脏六腑一瞬间拧在一起,又一瞬间全部碎裂。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