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钟将将鹿嘉铭小说最新章节 鹿过你的流年全文免费阅读

2018-05-29 17:49:48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父亲意外身亡的背后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她从千金一夜之间变成家产被夺的落魄小姐,亲朋好友们统统撕下对她的假面,向她露出了獠牙。这令人绝望的困境她要如何才能脱身。

nbh36n12kmkebr8a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父亲意外身亡的背后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她从千金一夜之间变成家产被夺的落魄小姐,亲朋好友们统统撕下对她的假面,向她露出了獠牙。这令人绝望的困境她要如何才能脱身。

小说试读

“贱人!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了不起了,没有你爸爸,你现在就是过街老鼠,高傲个什么劲儿啊!”

宁城大学的紫藤林里传来少女尖利的骂声,夹杂着一些踢打声,听起来却带着不容人忽视的嫉妒。

鹿嘉铭的脚步蓦地停了下来。

“鹿少?”引着鹿嘉铭去教室的副校长试探地看了鹿嘉铭一眼。

“原来,宁城大学也少不了校园暴力事件啊。”鹿嘉铭似笑非笑地撇了撇嘴,转身就往紫藤林走。

副校长愣了愣连忙跟了上去:“鹿少,您看是不是先去将合同签了?这里的事情我们会处理的。”

鹿嘉铭没有说话,目光落在那个被围着的少女身上。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被围着的少女猛地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间,鹿嘉铭冷冷地勾起唇角,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钟将将看着他的背影,眼眶蓦地一红。周围人的辱骂和踢打,都没有这一眼让她觉得疼痛。

那是她从小就喜欢的邻居小哥哥,她从小就喜欢跟在他身后,不管他做什么,是不是愿意理她,只要能够跟在他身后,她都觉得开心。

可后来,鹿家举家搬迁。

她只能将对鹿嘉铭的思念和心事深深埋进心底,时而翻阅。

她的日记本中记录了无数的思慕,那本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却在突然之间被公布与众。

无数的嘲讽和奚落从四面八方袭来,钟将将都无所畏惧。

她知道自己的爸爸去世了,钟家败落,她再也不是那个备受宠爱的小公主了。

别人的落井下石也好,冷嘲热讽也罢,她都可以承受。

可她唯独不能承受鹿嘉铭如此的漠视。

头一次,钟将将在这种欺凌中没有还手,也没有抵抗,只是死死的咬着唇红着眼睛抱着自己的膝盖。

以白婉晴为首的那群人踢打了一番,便觉得没意思,拍了拍手,便准备放过钟将将。

转身之际,白婉晴却眼尖地看到钟将将的口袋里竟还装着一张照片。

她伸手将那张照片掏了出来,只看了一眼便皱起了眉头。

她将照片递给身旁的几个女生,问道:“这是不是刚才路过的那个人?”

“呀,这是鹿家的大少爷鹿嘉铭啊,听说就是鹿家接手了钟家的启明集团呢。”旁边的人一边说着一边似笑非笑地瞥了钟将将一眼。

钟将将想要夺回照片,却被白婉晴一把推到在地。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钟将将,微微一笑:“原来这就是你放在心尖日日惦念的小哥哥啊,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你虽然落魄了,可这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心可一点都没有没落。刚才我们可都看见了,你那样深情款款地看着人家,人家对你可是一万个不屑一顾。钟将将啊,人做到你这份上,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也省的给你爸爸丢脸!”

钟将将紧紧地抿着嘴,将脸埋进自己的膝中。

白婉晴得意极了,趾高气扬地一转身,便愣在了原地。

鹿嘉铭就站在她们身后不远处,一脸冷漠地看着她们。

“还不滚?”鹿嘉铭阴沉着一张脸,对着白婉晴极不耐烦地挑了挑眉。

白婉晴等人并不了解鹿嘉铭是个什么样的人,登时一哄而散。

听到动静的钟将将猛地抬起头来,她看着逆光站在自己面前的鹿嘉铭浑身仿佛落满了星光。

她喜欢的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的好看。

钟将将拍了拍屁股,站起来冲着他笑的明媚至极:“鹿哥哥,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鹿嘉铭皱眉,一脸的嫌恶:“你哪来的自信?”

钟将将一愣:“那你回来做什么?”

“看你死了没有。”鹿嘉铭表情冰冷,语气生硬。

钟将将这才发觉,鹿嘉铭的恶劣不仅仅是针对白婉晴她们,更是在针对自己。

她突然觉得手足无措起来,她身上沾满了花坛里的泥土,脸上也早已是污渍斑斑,头发凌乱不堪,她以这样狼狈地姿态站在他的面前,被他嫌弃也是应该的。

可她就是觉得委屈。

她瘪着嘴,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似的。

“钟将将。”鹿嘉铭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启明集团的股份书,跟我去签了。”

“什么?”钟将将愣住。

启明集团是爸爸一生的心血,便是爸爸现在不在了,那也该是有钟家人来接手。

钟将将陡然想起白婉晴她们说的那些话,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她有些踉跄地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地问:“启明集团果然落在了你们手里?”

鹿嘉铭点头。

钟将将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努力在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小心翼翼地问道:“是因为你担心我还在读书,没有办法撑起启明集团,所以来帮我的忙吗?”

鹿嘉铭扑哧一声冷笑出声:“钟将将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这么天真?”

“那是我爸爸的东西。”钟将将低头,终于忍不住哽咽出声,“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怎么能这么欺负我?”

“商场如战场,我凭什么要怜悯你?”鹿嘉铭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迫钟将将跟他对视,“将你的自作多情收起来,跟我去启明集团签完了合同,从此以后,你再也别赖在我身边!”

钟将将挣脱不开鹿嘉铭的钳制,一路被拽着胳膊到了启明集团。

鹿嘉铭将笔塞进她的手中,近乎逼迫着她在合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钟将将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鹿嘉铭,你没有良心!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就不怕我爸爸死不瞑目吗?”

“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吗?”鹿嘉铭拍了拍钟将将的脸,眼中透出些许凉薄,他说,“这一课,算是我免费送给你的,钟大小姐这个世界不是你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启明集团从今天开始,便正式易主了。”

鹿嘉铭身上带着一股凌然傲意,让人觉得冰冷凉薄难以靠近。

钟将将从未见过这样的鹿嘉铭,整个人愣了许久。

她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猛地拦在鹿嘉铭面前:“你想得到启明集团不是我一个承认就可以的,我爸爸在世的时候,曾经将我表哥钟谦也列为股东分红,没有我表哥的同意,你休想得到启明集团!”

“钟谦?”鹿嘉铭轻笑,“他的股份早已全部出售给我,你不知道?”

“不可能!”钟将将想都不想便摇头,“表哥很看重启明集团的,他不会出售股份,除非……”

“除非是我威逼利诱?”鹿嘉铭反问,“那你不如去找钟谦对峙,看看我究竟有没有逼迫他。”

钟将将自然是要去找钟谦的,可当她去到钟谦的住所后,才发现这里早已经人去楼空。

她有些担忧地回到学校,正巧看到鹿嘉铭的车离开。

白婉晴等人见了她就像是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似的避之不及,令她一头雾水。

不过能够安稳的度过一天,钟将将也觉得十分轻松。

可惜,这种日子并没能持续多长时间。

宁城大学被鹿氏集团收购后,应鹿嘉铭的要求,承办一场商业晚会,所有在校学生都在应邀之列。

一群女大学生想方设法的争奇斗艳,唯有钟将将觉得寡然无味。

白婉晴却主动找上了她,仿佛施舍似的丢给她一件礼服:“别给咱们学院丢了脸。”

钟将将皱眉:“我不去,你也不用看着我碍眼。”

“你必须去!”白婉晴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将她按住,“学校下的通知你是瞎了吗?缺一个人都会连累整个集体扣学分,就算你独来独往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你也不能这么不把集体荣誉当回事。”

钟将将觉得好笑:“打架斗殴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集体荣誉呢?”

白婉晴忍不住恶狠狠地掐了她一把,扬着晚会邀请函磨着牙跟她说:“你这次要是不去,你就别想在回寝室住。”

这个威胁倒是合适,毕竟钟将将现在除了寝室已经无处可去。

不过她答应白婉晴,倒并不仅仅是因为白婉晴的这个威胁。

而是白婉晴拿来的嘉宾名单上,竟有着钟谦的名字。

她一定要去看看,这个人究竟是同名同姓,还是就是她在寻找的表哥。

晚会上,鹿嘉铭随便应付了几句开场词,便邀请白婉晴跳开场舞。

无数艳羡的目光落在白婉晴身上,让她骄傲地扬起了脖子,就像是一直高傲的孔雀。

钟将将虽然难过,可目光仍旧被鹿嘉铭深深吸引。

白婉晴鄙夷地冷哼一声,亲密地贴近鹿嘉铭的耳边:“鹿少,你的小青梅眼睛都要长在你身上啦。”

鹿嘉铭脸色不虞地瞥了钟将将一眼,冷哼一声没有言语。

白婉晴越发得寸进尺,往鹿嘉铭身上靠的更近了几分:“鹿少,她看的人家舞步都要忘了呢,真是讨厌。”

“那就别跳了。”鹿嘉铭陡然抽回手来。

白婉晴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

一直关注着他们的钟将将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不知羞!”鹿嘉铭越过她的身旁,冷冷地说了一句。

钟将将冲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心情大好地转悠起来。

“将将。”不远处,有人冲着她鬼鬼祟祟地招了招手。

钟将将循声望去,正是她找了很久的表哥钟谦!

“表哥,果然是你,你现在搬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怎么找不到你?”钟将将跑过去,一句接一句的问。

钟谦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圈,拽住钟将将的胳膊,将她带出了晚会。

钟谦将她带到楼上的房间中,锁好了门窗,才走到钟将将的身边。

他说他已经拿到了钟启明死亡事故调查报告,可以确信这件事情就是鹿嘉铭和他父亲一手炮制的结果。

他说:“将将,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鹿嘉铭,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我也不愿意相信。可将将,这就是事实,你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任性了。鹿嘉铭这样人面兽心的家伙,眼里从来都没有你,有的只是启明集团。将将,你仔细想想,但凡鹿嘉铭心里有你一丁点的位置,他也不会在叔叔过世这么久,才回到宁城。而且回来后,不是第一时间来找你,而是将启明集团紧紧抓在手里。鹿家人自始至终盯着的,都是启明集团啊。”

七月的盛夏,钟将将只觉得遍体生寒。

她认得调查报告上的每一个字,却怎么也没有办法理解那些话的意思。

她颤抖着抬起头来,看着钟谦问道:“你想做什么?”

“利用鹿嘉铭,让鹿家破产,你才应该是启明集团唯一的继承人。”钟谦握住她的肩膀,柔声劝道,“将将,叔叔能不能瞑目可全都靠你了,难道你就忍心启明集团这样落到仇人的手里?”

“可你将手里的股份卖给了鹿嘉铭。”钟将将竭力克制着不让自己颤抖。

钟谦愣了一下,才冷笑出声:“那个王八蛋逼我,他说我要是不肯签股份转让协议,就要拿你做文章。将将,表哥怎么舍得你受苦呢?”

钟将将脑中一片浆糊,没有注意到钟谦的手伸向了她的领口……

她从未想过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会是这样禽兽不如的东西。

她挣扎哭喊,奋力踢打着。

钟谦撕下脸上伪善的面具,冲着钟将将笑的有几分狰狞。

他说:“将将,你不妨再叫的大点声,这儿这么多人,可都是你的同学。让他们都来看看钟启明的女儿是多么下贱的东西。她勾引自己的表哥,真是不知羞耻。”

“你胡说八道,你放开我。”钟将将动作有一瞬间的迟疑,便被钟谦压住了双手高高举过头顶。

钟谦狞笑:“你越是叫,我就越兴奋。将将,我这不是毁你,我这是帮你。等我上了你,你也就能对鹿嘉铭彻底死心,你去利用他便不会在显得这么不甘不愿了。”

钟将将的眼泪落进嘴中,苦涩无比。

她看着钟谦近在咫尺的一张脸,冲着他的耳朵张嘴恶狠狠地咬了下去,她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硬生生将他的耳朵咬了下来。

“啊——”

钟谦吃痛大叫一声,一脚踹开钟将将,捂着耳朵破口大骂。

钟将将看着钟谦鲜血淋漓的耳朵,微微颤抖,转身打碎了床头的花瓶。

她手里握着尖利的碎片,瞠目欲裂地瞪着他:“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杀了你!”

“小杂种,今儿老子要是不收拾了你,就他妈不是人。”钟谦气血上涌,毫不犹豫地扑了上来。

钟将将的力气丝毫敌不过钟谦,她手里的碎片被钟谦劈手夺过扔在了地上。

她看着一脸狰狞的钟谦,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鹿嘉铭铁青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屋里的两个人。

钟将将睁开眼睛看到他,眼泪扑簌而下。

她一把推开钟谦,猛地扑进了鹿嘉铭怀中。

鹿嘉铭胸膛起伏不定,压抑着极大的怒气。

他冷漠地推开钟将将,一步一步走到钟谦的面前。

“你、你要做什么?”钟谦哆嗦了一下,耳朵也突然疼的厉害起来,他抬手捂着自己的脸,指着钟将将恶声恶气,“我会告你故意伤害的,钟将将你别以为鹿嘉铭是为了你,他是为了钱,为了利益,为了启明集团!”

鹿嘉铭不想听他说话,抬脚狠狠地踹到了他的心窝子上。

钟谦脸色一白,看着鹿嘉铭登时话也说不利索了。

“你的手碰了她?”鹿嘉铭声音听起来平静,却更加令人心寒,他的眼神带着嗜血的残忍,轻飘飘地说了一句,“那就剁了吧。”

钟将将听着,只觉得浑身汗毛直立。

她咽了咽唾沫,小心地开口:“鹿哥哥,幸好你及时赶到,我才没能受到什么伤害。所以,你不用剁了他的手,毕竟……”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啊。

那句话她还没有说完,便被鹿嘉铭一个眼神吓得闭上了嘴。

鹿嘉铭盯着她看了半晌,邪魅地勾了勾嘴角:“求情?你也配?”

钟将将愣住,红着眼睛委委屈屈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救我?”

“救你?”鹿嘉铭挑眉,“只是不想在我的地盘上出事罢了,钟谦有一句话倒是说对了,在我眼中只有利益。你也好,启明集团也罢,不过都是我逐利的资本而已。钟将将,这可算是我给你上的第二课了,做人啊,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钟将将脸上血色褪尽,她看着站在面前这个阴暗地如同地狱里归来的修罗一样的男人,浑身颤抖起来。

“我爸爸的死,真的跟你有关?”她紧紧地靠在墙上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不甘心地问了一句。

鹿嘉铭冷笑:“你说呢?”

钟将将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都不知身处何处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她从小爱慕的人,是自己的杀父凶手。

她自小敬重的表哥,竟然禽兽不如。

这世上唯一疼爱她的父亲,却早已被害身亡,化作一抔黄土。

她从未觉得人生如此艰难,也从未觉得人是如此可怕。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一片黑暗中挣扎着醒来,手上被碎瓷划出的伤口早已经被妥善的处理过。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像极了小时候她在鹿嘉铭房间中闻过的味道。

想到鹿嘉铭,钟将将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从床上坐起,细细打量了一番这个房间,霍得掀开被子光着脚跑了出去。

这是鹿家的别墅!

即便多年未见,这里依旧保持着从前的摆设。

她怎么会在这儿?

钟将将跑下楼梯一把打开客厅的大门,便看到鹿嘉铭父子同时看向了自己。

钟将将有些害怕,忍不住就想逃离,可两个人杵在她的面前堵死了她所有的去路。

鹿嘉铭看着她,面无表情地开口:“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儿。”

“你凭什么囚禁我?”钟将将脱口而出。

“囚禁?”鹿嘉铭皱眉,“我便是囚禁了你,又能如何?”

“嘉铭,你怎么跟将将说话?”鹿嘉铭的父亲鹿琛有些不悦地瞪了他一眼,转头冲着钟将将安抚地笑了笑,“将将啊,我们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钟谦逃脱了。”

钟将将咬着唇没有吭声。

倒是鹿嘉铭的目光落在她的脚上之后,便一下子沉了脸。

他不顾钟将将的挣扎,将她打横抱起动作粗暴地扔到了床上。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别在想着逃出去,否则下一次你可没有那样的好运气。”

钟将将不知道他说的是钟谦的事情,还是说自己会再一次被他抓回来,整个人如同小兽一般气恼地瞪着他。

鹿嘉铭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没有心思同她细说。

他去检查了一下门窗,确认钟将将无法在翻窗离开之后,便出去将门也锁了起来。

钟将将扑过去踢打着屋门:“你们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你放我出去,鹿嘉铭你放我出去!”

鹿嘉铭怎么会理会她?

他嘱咐外头守着的佣人无论如何都不许给钟将将开门之后,才下楼去寻父亲。

鹿琛对于鹿嘉铭的行为感到有些不解:“你对将将太狠心了一些。”

“是吗?”鹿嘉铭板着一张脸,目光幽幽地往楼上看了一眼,转头说起别的事情,“听说白家有意跟我们合作?”

鹿琛点头:“他们家有个叫做白婉婷的,听说跟将将是同学,你见过吗?”

鹿嘉铭拧眉,半天没有吭声。

等到中午,佣人去给钟将将送饭,一开门,钟将将便听到楼下传来阵阵嬉笑声。

她忍不住皱眉,问了一句:“有人来了?”

佣人点头:“是白先生跟白小姐来了。”

“白小姐?哪个白小姐?”钟将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鹿家过往的交情里,可完全不记得有什么姓白的人。

佣人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对钟将将笑了起来:“说起来,跟钟小姐也是熟人啊,就是您的同学白婉晴小姐……”

钟将将猛地抬头,一把推开佣人便冲了出去。

她站在楼梯上,看着客厅里相谈甚欢的几个人,觉得刺眼极了。

偏巧这时,白婉晴抬头看到了她,冲着她挑衅似的笑了笑。

白婉晴起身,凑到鹿嘉铭身边,笑眯眯地说了一句:“爸爸,嘉铭哥对我也蛮好的,先前邀请我们学校参加的晚会上,嘉铭哥可是邀请我跳的开场舞呢。”

鹿琛显得有些意外,忍不住看了鹿嘉铭一眼,见鹿嘉铭没有反驳,脸上的表情便有些怪异起来。

倒是白婉晴的父亲白万贯,闻言哈哈大笑着看向鹿琛:“这两个孩子聊得来就是好事一桩,我是觉得既然我们要合作,总要有些诚意不是?我吃点亏也无所谓,要不就把两个孩子的婚事先定下来?”

“不行!”钟将将再也忍不住,从楼梯上跑了下来,站在众人面前。

她脸色发白,目光直直落在鹿嘉铭身上:“你要跟白婉晴订婚?”

小编有话说:

钟将将不知道他说的是钟谦的事情,还是说自己会再一次被他抓回来,整个人如同小兽一般气恼地瞪着他。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