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曾黎陆言薄小说最新章节 薄情全文免费阅读

2018-06-09 09:43:57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出国深造的男友回来的时候已经成了闺蜜的男人,曾黎看着眼前这对狗男女,转身投入了陆大总裁的怀抱中,她朝他眨眨眼:陆言薄,我们各取所需。

201806081742517278.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出国深造的男友回来的时候已经成了闺蜜的男人,曾黎看着眼前这对狗男女,转身投入了陆大总裁的怀抱中,她朝他眨眨眼:陆言薄,我们各取所需。

小说试读

在收到林洛予短信的时候,曾黎正在洗澡。

她胡乱的擦干双手,点开短信:

——小黎,我明天回国,之后就不走了,知道你的毕业实习很重要,考勤很严格,不用来接机,到家我给你消息。

话语很简单,处处透露着关心。

曾黎秒回:嗯,我知道了,等你消息,一路平安!

哈,心中简直要开心的飞起!

她要去接机,要给他接风洗尘,要给他一个惊喜!

三年的思念,早已在收到短信的时候起,如潮涌。

……

意料之中。

曾黎嘴皮子磨破了都没得到叶主管的请假批准。

意料之外。

曾黎溜班去了机场,左等右等不见航班落地的信息,问了服务台才得知,飞机延误,要到明天早上才落地。

她给林洛予打电话,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她决定在机场周边的酒店借住一晚,免得明天匆忙误了接机的时间。

快捷酒店不仅人满为患,酒店还坐地起价。

曾黎干脆咬牙住了个高档酒店。

她早早的洗漱好了,关灯,上床,因为心中记挂着林洛予,所以她不敢睡得很沉。

迷糊中,只觉床一软,被子里面灌进风来。

曾黎一下子惊醒,“是谁!”

没有回应,是她感觉错了吗?

她伸过手去试探,摸到了一阵柔软的触感。

柔软的,有温度的……怎么像是在摸人的感觉?!

她再细细的感觉一下。

忽而。

一股力道扣住了她的手腕。

曾黎心中一惊,忙是开灯——

她的身边竟然躺着了一个陌生男人?!

她尖叫,“你谁啊!”

男人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冰冷中带着不悦,“你谁?”

“这是我的房间,你怎么会进来!”她抽不出她的手来,“放手!”

“你的房间?”男人将她的手甩开,冷言相告,“出去。”

曾黎抓住被子挡在自己胸前,跳下床,定定的看着男人,“我的房间!请你出去!”

这一拉可好,男人健康的肤色,精壮的体格也随之显露了出来。

她一愣,慌张移开视线。

男人面色更加不悦,上下打量了她,忽而轻蔑的勾了唇,“林浅予?”

“我不是。”曾黎紧张,抓住手机警告,“我警告你,你再不出去,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那你是?”

她咬牙,手抖的握着手机,“我真的要报警了!”

男人将房卡甩过去。

曾黎定睛一看,再看自己的房卡,卡上没有写房间号。

心尖一颤,是她走错房间了吗?可为什么房卡能打开?

她脸色惨白,“这不是1076房吗?”

“是1076。”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她局促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男人倒也不问问她为什么在这里,不过是平静的看了她一眼,只合了眼,“我累了,需要休息,你要怎样,自便。”

“对不起,对不起。”曾黎低声呢喃着,“我走,我马上走。”

她快速抓起衣服进去厕所穿好,胸前空荡荡的极不习惯,这才发现,xiōng罩没带进来!

啊,真是要死!

曾黎直了直身子,窘迫,还是含了含胸,站到床前,强装镇定说,“请你让一下,我要拿点东西。”

“这个?”

男人纤长的手指,正挑着xiōng罩带子,而xiōng罩正晃荡在二人中间!

曾黎浅浅一笑,“夏助理,我不太清楚,所以也不知道要和陆总明说什么。”

夏明翰也不点破,夸起陆言薄来,“陆总的脾气很好,人长得也帅,还很贴心,要我是个女的,我都恨不得立马扑上去!”

曾黎点头表示同意,调侃说,“放在当今,夏助理就算是个男儿身,也可以往陆总身上扑啊。”

夏明翰被说的微微一愣,随即就笑了,“怪不得陆总喜欢曾小姐呢。”

…………

曾黎推门进去。

陆言薄放下手中的笔,见着她就笑了,“手续办好了?”

“好了。”

她一定要小心翼翼,见招拆招才是!

“站那么远做什么?”陆言薄招了招手,“过来。”

曾黎从容往前挪了几步意思意思,“想怎么考,陆总直说就行,我对我的专业技能有信息。”

“可我觉得你做的并不到位啊。”

她一头雾水,难道已经开始考了?

她镇定开口,“请陆总明说。”

“实习怎么勾引领导,有站那么远勾引的吗?”陆言薄抬眸,比了比两人之间的距离,凝眸问,“能勾引到吗?”

千算万算。

他妈的怎么算都算不中陆言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曾黎颓然,上前一步,抱拳,“陆总,服了!”

陆言薄心情大好,浅浅的笑了。

笑容很明朗,倒配的上他这副好皮囊了。

不知是窗外的阳光晃眼,还是他的笑容晃眼,她的心,莫名晃神了。

她开起玩笑,“别人知道陆总私下这么爱耍流氓吗?”

“耍流氓的前提是,眼前得是自己喜欢女人,曾黎,你怎么看?”

曾黎勾唇,咬字,“不~看。”

他微微一噎。

她俏皮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

赵叶琳的电话打进来通知陆言薄,她已经置办了给陆文华过生日的东西。

他应,“好。”

赵叶琳又说,“我去订酒店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浅予。浅予知道了这事,也要来为你爸庆贺,那丫头这么热情,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到时候咱们开开心心给你爸庆贺一下。儿子,你同意吧?”

“同意。”

“行,那就这么定了。儿子,谢谢你。”

“嗯。”

这算不上是征求意见,算得上是通知一声吧。

不过,他也肯定会同意。

原本陆言薄没想过要把曾黎一同带去,可这样一来……

陆言播了内线过去,“这周末,你的时间我预定了。”

曾黎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不明所以,可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直到曾黎把号码和公司通讯录上的号码对应起来,她才知道这是陆言薄办公室的座机。

她回拨过去,无人接听。

心中疑惑不解。

也许是他打错了也说不定呢。

……

乐于晴加班没有回公寓。

曾黎吃好晚饭在洗碗,听到有门铃声。

她开门,见虞凡凡立在门口。

曾黎没给好脸色,“你来做什么?”

虞凡凡倒是笑着的,“顺道过来坐坐,顺路买了你喜欢的烤鸭,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第二天。

曾黎在沙发上醒来,她被毛毯从头到脚,盖的严严实实。

她看了看四周,陆言薄走了。

她伸了个懒腰,刚洗漱好,乐于晴回来了。

“黎,我带了早餐,趁热吃。”

曾黎小声问,“不是加班吗,怎么通宵加班了都。”

“对不起呀,黎,我是真想把这稿子写的天衣无缝,所以改的晚了些。”乐于晴歉意,“要不是夏助理过来和我一起改,说不定改的更晚呢。”

“夏明翰?”

乐于晴咬了口包子,“对啊。”

入口的牛奶把曾黎呛了个满脸通红。

夏明翰借口有事走掉,结果是去陪乐于晴改稿子。

而她因为害怕,顺理成章的将陆言薄留下来。

曾黎啊曾黎,你这是又中了陆言薄的套了吗?

不过。

不管怎样,她都要感谢陆言薄。

瞥眼看见陆言薄的西装笔挺的挂在衣架上。

……

林洛予昨夜彻夜未归。

虞凡凡靠在床头,心中不是滋味。

原本曾黎和林洛予都在她眼皮子底下,可现在曾黎被开除了。

所以,只要林洛予不在她身边,她就不放心!

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

虞凡凡赶紧出门,林洛予跌跌撞撞的进门。

她上前搀扶,闻到他的满身酒味。

“你喝酒了?”她紧张,又看见他脸颊的淤青,“你的脸怎么了?”

林洛予推开虞凡凡,瘫软在沙发上,厌恶皱眉,“拿酒来。”

“林洛予,你怎么回事!”虞凡凡呵斥,又软下心来去扶他,“洛予,先进屋!”

他蓦地扣住虞凡凡的手腕,压低了声音,“曾黎,你说,你到底有没有跟别的男人睡过!”

虞凡凡愣住。

“有没有!说话!”

他见没人回应,用力将虞凡凡甩开,“贱人。”

虞凡凡撞到茶几后滑落在地上。

她强撑着笑容,“洛予,我是凡凡,我扶你进屋睡。”

“滚开!贱人!”

林洛予厌恶皱眉,翻过身去,睡了。

呵。

曾黎。

阴魂不散!

…………

曾黎拎着西装,站在办公室里等陆言薄下会议,笔直的像一个衣架子似的。

走廊处传来声音。

她的心不觉提起来。

门推开。

陆言薄见她,眉眼笑了笑,“来了。”

他这般自然?

曾黎也笑,“不惊讶?搞得好像知道我会来一样。”

“你肯定会来,衣服挂衣架上就行,拿着多累。”

他点了点一侧。

曾黎把西装挂在衣架上,在他办公桌前坐下,“衣服已经洗好了,礼尚往来?”

陆言薄挑眉,微微颔首,“说。”

“我要进陆成集团,实习生。”

“可以。”

明知道他肯定会同意,可听到他肯定的答案,曾黎还是不由松了一口气。

他又说,“随便什么职位?”

“翻译吧,这是我擅长的。”

他点头,“可以。”

“谢谢。”

陆言薄漫不经心的翻了翻资料,补了一句,“我身边也正好缺一个私人翻译。”

想了想,她正色婉言,“陆总,我不太喜欢比较私人的职位。但是,陆总有需要我做翻译的话,随时叫我。”

他双眸眯了眯,看向她,“这有区别吗?”

曾黎哑然,顿时面红耳赤。

“行了,不逗你了。”陆言薄拨了内线出去,“夏明翰,过来一下。”

挂掉电话,又看向曾黎,“你先跟着夏明翰去入司手续,办完来我办公室,我看看你的工作技能过不过关。”

……

曾黎疑惑问夏明翰,“夏助理,陆总凡事都亲力亲为吗?”

“怎么?”

“公司招一个实习生,都要他亲自过目吗?”

夏明翰略微疑惑,“陆总说的?”

“对啊。”

话音落下,气氛静默三秒。

两人心中大抵都明了了些。

曾黎窘迫,“当我没问。”

夏明翰也不说破,只说,“曾小姐心里既然清楚,为何不与陆总明说?”

林洛予用力的扣住她的手,眼神凶狠,“亲过?还是摸过?还是……睡过!”

“你发什么疯!”曾黎生气,“林洛予,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他双眸收紧,将曾黎推进屋内,反锁上门。

曾黎想跑回房间,却被林洛予反手扔在沙发上。

他压过去,箍住她的双手,“曾黎,说啊!不敢吗!”

“林洛予,没想到你骨子里也是这种渣性质!”曾黎咬牙,撇过头去,“放开我,然后,滚。”

“跟我这演贞洁烈妇?”他戏谑反问,“在陆言薄床上的时候,有多浪?”

“神经病吧你!”

曾黎大喊,“救命,救命!”

林洛予严实捂住她的嘴巴,探下身子,暧昧问,“今天让我也尝尝你的味道?”

“咚咚咚。”

门来传来声响,可以说是砸门声。

林洛予停了手上的动作,警觉问,“谁?”

没有回应,依旧砸门。

曾黎想借机大喊,可出不了声音。

林洛予心下一紧,捂着她嘴巴的手丝毫不松,贴耳警告,“你最好安分一点,现在不知道门外的是谁,我们是男女朋友,你要是喊救命,丢脸也是丢的你自己的脸!”

他搂着曾黎的腰,一同去开门。

门外映出两张脸。

林洛予双眸急遽收紧,“陆……”

话音未落,他直直吃了一个拳头,惯性使他靠住了墙壁,才得以站稳。

曾黎跑到陆言薄身边,害怕的抓着他的胳膊。

他抬手,覆上她的手背。

林洛予捂着脸站好,嘴里不屑的嗤了一声,“这么晚来,是要温存吗?”

夏明翰上前将三人隔开,以防不测。

陆言薄浅笑,平静说,“林家是有头有脸的,想来林老先生也拉不下这面子,去警局捞他那国外镀金回来的金儿子。”

林洛予眸色冷了几分,擦掉嘴角的血迹,不甘心的离去。

“快进来。”曾黎心有余悸,脸色惨白的很。

夏明翰温和的笑,“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折身走了。

陆言薄撑着门框,故意说,“那我也先回去了。”

“等,等一下。”

她惊魂未定,软软的问,“能陪我一会儿吗?”

一会儿?

一夜他都愿意!

……

“你坐着,我去泡茶。”

曾黎才起身,陆言薄也跟着起身,将她摁在沙发上,“泡茶这事,我在行。”

她端着茶杯,心不在焉的抿着。

他难免心疼,又不知道怎么安慰。

从前只觉得那些什么谈恋爱技能书都是狗屁,在国外的时候,夏明翰塞给他看他都不屑一顾。

如今,有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

“曾黎?”他看着她,薄唇轻启。

她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哦,陆总。怎么突然过来了。”

“乐于晴在赶稿子,她改动的地方需经过夏明翰同意,所以就知道你一人在公寓,所以,呃,就正好遇上了。”

总不能直接说想她吧。

他这般傲娇,得让她先开口呀。

好在她并没有多问。

曾黎失神笑了笑,“谢谢,真是…谢谢陆总,你的手怎样?”

“没事。”

她不放心,抓过他的手。

手背关节处有红肿。

“我去拿药油。”

曾黎细心的给陆言薄上药。

这一点小伤对他来说真的没什么,可在她面前,怎么真的受重伤了似的。

他伸手,捉住她的小手,“林洛予有没有欺负你?”

她顿了顿,“没有。”

“若是有,你就大方告诉我。”

若是有,他不会放过他。

曾黎感激抬头,笑道,“真的没有,你刚刚那一拳,也肯定把他打蒙了。”

他笑,心中却在想,他是客,他要是坚持留下,是他没有理由。

咳咳,有了。

陆言薄看了看腕表,把茶杯放下,“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她心下一紧,急急的拽住他的胳膊,“再陪一会儿,可以吗?”

他一愣,侧身,对上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心头一颤!

甚好,甚好。

陆言薄表面镇定的拍了拍曾黎的手背,其实心里简直得意的不行!

…………

曾黎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陆言薄怕大动作会吵醒她,轻手轻脚拿出来毛毯盖在她身上。

他就这么坐着,不敢睡的很沉,一直守到了天蒙蒙亮。

陆言薄喝了口水,醒了醒神,看了看时间,该走了。

他舒展了一下身体,可看着沙发上的小人儿,真是舍不得走呢。

他没忍住,弯腰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吻。

曾黎婴宁了一声,吓得陆言薄赶紧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怕被她发现。

不过她没有醒,翻了个身自己睡了。

自己从不是个畏畏缩缩的男人,怎么在她面前,就这么软糯了呢?

陆言薄眸子一紧,为曾黎解围,“陆董,请注意您的言辞。”

气氛极其怪异。

曾黎只觉有些窒息。

夏明翰急匆匆赶来,“陆董,终于找到您了,原来您在这儿啊,严秘书在找您呢,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

陆文华意味深长的看了曾黎一眼后拂袖而去。

乐于晴挪着步子走进来,见三人的脸色不大好,疑惑问,“出什么事了么?”

“没事。”曾黎笑,“采访做好了吗?”

“做好了,夏助理果然是跟了陆总好久的老人儿,了解透彻,采访的太顺利了!”

“那就好。”曾黎拿起包,看了陆言薄一眼,“陆总,那我和晴晴先走了。”

表面说着没事,心中却惴惴不安。

曾黎小声问,“晴晴,你过来的时候,有看见一个男人怒气冲冲的走过吗?”

“没有啊,怎么了?”

“没事,随口问的。”

陆董。

是陆成集团的董事长,陆言薄的父亲吗?

若真的是,她刚刚亲陆言薄的画面,不是都给他爸看到了吗!

好乱。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

夏明翰伸手在陆言薄眼前晃了晃,“茶快凉了,喝不喝?”

“你喝吧。”陆言薄揉了揉眉心。

“话说,刚刚孤男寡女发生了什么?”他好奇的凑过头去,“跟我说说呀,满足我这颗八卦的心呀。”

陆言薄没心思搭理夏明翰,只睨了一眼,“越界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看刚刚陆董那表情……”夏明翰点到为止,他直起身,拍了拍陆言薄的肩膀,“难了。”

……

晚上。

乐于晴去了公司,说要加班赶采访稿。

她便早早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曾黎仰面对着天花板发呆。

天花板跟着投屏似的,一遍遍闪着她在陆言薄办公室里的画面,还有他笑,他的说话声音,他的眉眼。

三年来,她甚至已经记不清林洛予的笑容,可为何,她对他,印象却这般深刻。

她闭上眼,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刚刚发生才会没有忘记罢了。

床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有条短信进来——

收到林洛予的信息,曾黎的心还是不由颤了颤。

短信内容很简单,语气也是他一贯温和谦逊的语气。

——浅予不懂事,非闹着要你喝酒,我替她说一声,对不起。

写了删,删了写。

本想表现的毫无关系,可仍然对他关心。

——我没事,倒是你,你才是不能喝酒的那一个,身体好些了吗。

为了阻断思念。

曾黎又快速写了“晚安”二字,还未发送成功,林洛予的电话打进来。

手指缓缓移到挂断键上面,顿了顿,还是滑开接听。

“开门。”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虚弱,听筒里有呼呼的风声。

曾黎吃惊,撑起半个身子,“什么?”

“我在你公寓门口。”

她下意识下床,又停下脚步,“你回去吧。”

“不见到你,我是不会走的。”

曾黎心软。

林洛予唇色泛白,面色疲惫,“小黎,你被开除之后我很担心,所以想来看看你。”

她笑,故作轻松,“现在看到了,我很好,你可以回去了。”

“实习报告关乎到你能否毕业,我一定会帮你想办法,给我点时间。”

她黯然拒绝,“不用了。”

“为什么?”林洛予抿唇,坚持,“小黎,我想对你有所补偿。”

“可我不需要。”

他上前一步,眼神伤情,“小黎!”

曾黎不想再多说,找了个借口,“我现在是陆成集团的实习生,我实习的事情不需要你帮助。”

林洛予吃惊,语气变了变,“又是陆言薄?”

“对。”

他眼角划过一丝怒意,扣住曾黎的手腕,将她抵在墙上。

“我在国外的那三年,你和陆言薄,到底发生了什么!”

曾黎挣扎,“林洛予,你干嘛呀!”

女人的声音忽而软下去,楚楚可怜。

陆言薄握着茶杯的手指紧了紧,他的耳根子,连同他的心,也都紧了紧。

他起身,走近她,眉眼染着坏笑,“确定?求我盖章?”

“确定。”

曾黎盯着自己的脚尖,揪着十指。

透着沉沉诱huò的声音从头等传来。

“抬起头来。”

她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听话的抬头。

眼前是陆言薄越来越近的脸,他的气息朝她汹涌压来。

曾黎心下一紧,下意识往后退。

腰际却是他扣过来的双手。

“喂,你干什么!”她伸手撑在他的胸膛处,“放手!”

陆言薄并不理会,留一手扣住她的腰际,腾出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去。

双唇相依。

曾黎的脑子彻底当机了!

她怔怔撑着双眸,而他,闭着眼睛,沉静而深情。

回过神来。

她用力推开他,捂着嘴巴,“陆言薄,你在干什么!”

陆言薄眼含笑意,无辜,“盖章,你求我的。”

“求我”二字,他特意咬的特别重。

“这盖的哪门子章?”曾黎压着声音控诉,有点气急败坏,“这盖的哪门子章啊!”

“就是盖章呀,没盖错。”

他纤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一脸无辜,可眸中明明带着坏笑!

蓦地。

曾黎想起学生时代,那时候大家情窦初开,直接了当的说出亲密动作的名词会觉得害羞,所以就用其他的词来表明。

而盖章的意思中,就有亲嘴二字;并且,表示着,只要盖了章,人就是他的了。

她撑圆了双目,气的差点跺脚。

曾黎剜了陆言薄一眼,怒道,“陆言薄你都几岁的人了,还玩小孩子的把戏!”

“可你没有拒绝我。”

她顿时被噎住了。

她根本就没想那么多,盖章就是盖章!

来之前,她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翼翼,却不慎还是入了他的套路!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曾黎抿唇一笑,伸手抓住陆言薄的衣领,“好啊,那来比比谁更流氓。”

陆言薄眸色一深。

她垫脚,在他的唇上用力啄了一口,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口。

他不免吃痛皱眉,想要反击的时候,她移开了双唇,他扑了个空!

她嫣然,“陆言薄,礼尚往来,扯平了。”

他愣了愣,眼角的笑意更深。

门口蓦地传来一声怒喝,“成何体统!”

曾黎一惊,忙是退开几步,和陆言薄保持适当距离。

陆言薄抬步上前,将曾黎护在身后,而她也下意识往他身后靠了靠。

他恢复冷清,正色道,“陆董。”

曾黎一时紧张,忘记了大方打招呼。

陆文华脸色铁青,看了陆言薄一眼之后,视线在曾黎身上打量。

他径直问,“你是谁?”

“陆董,她是曾黎。”

“没问你。”陆文华厉声打断,“我问她!”

曾黎深吸一口气,“陆董,我是曾黎。”

陆文华颔首,“曾黎?”

无意间瞥见地上的A4纸。

曾黎面不改色,说,“陆董,我是实习生。”

“实习生?”陆文华脸色依旧铁青,语气严肃,“实习怎么勾引领导的实习生?”

小编有话说:

曾黎想起学生时代,那时候大家情窦初开,直接了当的说出亲密动作的名词会觉得害羞,所以就用其他的词来表明。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