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点即玩,尽在h5u9u9小游戏收藏网站

游戏文章
搜  索

首页 > 娱乐话题 > 热门小说

沈香梁荆尘小说大结局 那一夜风尘往事全文免费阅读

2018-06-09 10:02:36

下载H5小游戏APP
下载H5小游戏APP

类别: [热门单机] 大小: 2.72 MB

热度
开始游戏

沈香是“快活街”头牌,入海七年,却一直保持清白之身,只为了有朝一日赎身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知道那天梁荆尘来到“快活街”,他看透了她的把戏,却没有控制自己的欲望,将沈香计划好的未来彻底打乱。

2kjytskjem7ke88s_0.jpg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我们也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就可以免费阅读啦!

小说app需要注册之后再搜索才可以阅读更多内容!

推荐阅读指数:★★★★★

》》》阅读全本小说

苹果用户》》》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沈香是“快活街”头牌,入海七年,却一直保持清白之身,只为了有朝一日赎身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知道那天梁荆尘来到“快活街”。

他看透了她的把戏,却没有控制自己的欲望,将沈香计划好的未来彻底打乱。

小说试读

看来今天来的是个大人物,一下子包了这儿所有的姑娘。

沈香在“快活街”做小姐将近七年,从没见过别人包场的,来这里的哪个不是非富即贵?鸨姐居然能冒着得罪其他客人的风险让人家包场,想必这人来头不小,应该说是比这里的所有熟客加起来的地位,都还要高。

然而进了包厢后,她才发现,客人居然只有十个……

他们要求也奇怪,不自己挑小姐,反而要小姐去勾引他们,说是谁能主动把人勾走,酬劳就翻十倍!

其他姑娘早已跃跃欲试,沈香也一眼就看中了角落里的一个男人,他长得清秀俊朗,一股少年气,应该很好勾引!

想着,她就笑着走了过去,风情万种地坐在那人身上,“小弟弟怎么称呼啊?”

顿时,包厢一片寂静。

那些人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梁荆尘有严重的洁癖,只因为是庆祝梁氏成立百周年,再加上股东们的强烈要求,梁荆尘才同意来这种烟花之地,否则平时他绝对不会踏进这种地方半步。

他们纷纷对沈香感到惋惜,这姿色一看就是头牌,就是没有眼力劲!八成是看梁荆尘长相英气,身材高大,等下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梁荆尘是个出了名的冷面罗刹,长得虽然俊美非凡,手段却老成毒辣得很,性格还古怪刁钻,不近女色!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企图勾引他嫁入豪门的女明星女模特,都被他整得很惨,有一个涉及吸毒的,直接被他送进了牢里,还签出一条巨大的贩毒链,在梁荆尘的极力配合之下,一并被抓获。

还有跟他作对的公司被查出走私,跳槽的员工被发现是在逃嫌疑犯,闹事的客户被查出是拖欠民工巨款的包工头,就连用合同谈条件想跟梁荆尘谈恋爱的女神总裁,没过多久,公司就破产了。

这小妞居然敢招惹上他,估计是废了……

股东们纷纷摇头,看吧!这就是只看脸的代价!

果然,沈香才刚坐上他的腿,就被狠狠地推开了,径直跌在了地上。

“滚!”梁荆尘冷冷地拒绝,眼里满是鄙夷。

站在一旁负责安保的杨飞正要去扶她,被沈香一个眼神制止了。

她站了起来,不以为意地拍拍身上的灰,看到男人正厌恶地擦拭着她刚才坐过的地方,心里冷笑一声,语气却娇嗔道:“姐姐哪里做得不好吗?你是不喜欢姐姐呢?还是……”

说着,她跨坐在梁荆尘腿上,双手用力锁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吹着热气,“怕把持不住……怕不行啊……”

她眼波流转,笑得格外魅惑。

梁荆尘看着她那张美艳绝伦的脸,眼神些许变化,他讽刺道:“我嫌脏。”

沈香脸色一沉,觉得尴尬又羞辱,从兜里拿出催情香,偷偷在他后脖抹了一把,便识趣地从他身上下来,讨好别人去了。

这催情香虽然不是什么烈性无解的,但是足够这个面瘫总裁难受一晚上了!到时候要不就是找小姐,要不就是自己撸破皮!沈香面上笑得千娇百媚,心里却将梁荆尘骂了无数遍。

说她脏嫌弃她,嫌脏来这种地方?装什么正经!她偷偷白了他一眼,以她沈香以前在组织里的脾气,早就一个飞踢上去了!

一群人疯狂地玩着难以描述的小游戏,玩累了,所有人都搂着小姐去房间快活,除了梁荆尘。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沈香扶着正装醉揩油的陈总去找空房间,而杨飞一直帮她引路,却不理会其他小姐。

小姐和保安的爱情么?梁荆尘嗤笑一声,眼神却渐渐变得幽深起来。

他突然来了兴致,想看看这女人到底搞什么鬼,便默默地跟了上去。

果然,他看到杨飞跟在沈香后面进了房间。

梁荆尘贴在门边,听到陈总在里面突然闷哼一声,就没了动静,然后门开了,杨飞蹑手蹑脚地出来。

他一个手刀就将人劈晕,迅速拖进房里锁上门,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沈香没有一点察觉,还以为是杨飞走了关门的声音。

她拿出几个用过的套套丢在床边,脱了衣服,只穿着内衣裤,用透明罐子在身上吸出一道道红痕。

梁荆尘心下了然,多半是这个小姐和安保擦出了火花,在这为爱守身。

他讽刺地开口,“原来你是这么服务客人的?”

闻言,沈香猛地回头,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怎么是你?啊!你把杨飞怎么了?”

她不刻意摆出妩媚的神情时,只看脸蛋却是无比清纯动人,身材却出乎意料地火辣。

梁荆尘感觉后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在烧,竟对眼前的女人起了欲望。

他在杨飞头上猛击一下,防止他半路清醒,然后扔到一边,径直朝沈香走过去。

一边说话,一边解着皮带。

他还是冷淡的语气,却沾惹上一丝情yù……

“今天算你走运,出去以后就可以炫耀了,你被梁荆尘上过。”

原来他就是梁荆尘?

沈香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传闻中唯一一个能在商海横行,手段了得的梁氏总裁,居然这么年轻?

她以为不过是个脾气差又性冷淡的小股东,还在他脖子上抹了催情膏,想教训他一下来着……

然而现在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紧逼过来,沈香万分悔恨,她也知道男人眼里闪烁的欲望代表着什么。

她被重重地压在床上,不由得惊慌起来,失声叫到,“我有艾滋病!我有艾滋病!”

一脚将旁边碍事的陈总踢下了床,梁荆尘看着沈香,语气嘲讽,“刚好,我也有,既然都有艾滋,现在连带套都省了。”

说着便将她未出口的话堵在了嘴里,霸道地吻着,手在她身上四处游移,滑到胸前的阻挡时,他一把将她的bra用蛮力扯开,疼得沈香倒抽一口冷气。他趁机钻进她的口腔,肆意翻搅。

那进入时明显的阻隔,过分的紧致,都是梁荆尘意料之外的。

沈香下意识痛呼出声,下体仿佛被撕裂一般,眼角因疼痛泛着泪花。

他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讽刺地问:“该不会每次接客,你的小情人都会把人打晕,然后伪装成你跟客人已经做过了的样子吧?”

沈香痛苦地闭上眼睛,一言不发,算是默认。

她心机算尽,千方百计地守着自己的清白,侥幸地以为,等她赚够赎身钱,还能以清白之身嫁给杨飞!

她也做好了哪次失手的准备,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且杨飞还被打晕,丢在一旁……

梁荆尘似乎很满意沈香的身体,很快就攀上顶峰,却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意思。

沈香由一开始的不甘,痛苦,变成后面无意识的求饶,抽泣,让他慢一点轻一点,反而让身上的男人动作更加暴烈……

……

次日。

沈香醒来时还和梁荆尘缠在一起,两人身上全是可疑的粘液,沾在皮肤上十分不舒服。

梁荆尘也跟着醒来,回想起昨晚的疯狂,他眸子一冷,盯着沈香,“你昨天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是……”沈香承认道,随即红着眼瞪他,“但是那只是有助兴的作用,你如果不想,完全可以控制的!”

“我为什么要控制?”梁荆尘眼里满是嘲讽,“别忘了你就是吃这碗饭的!”

“你……”

“阿香!你们……”

沈香话刚出口,就被一个颤抖的声音打断了。

杨飞一醒来就看见沈香跟梁荆尘赤身luó体躺在床上,一时无法接受。

他挣扎着从地上起来,感到头一阵钝痛,下意识闷哼一声。

“杨飞?你怎么了?”沈香眼里满是担忧,刚掀起被子下去,就被梁荆尘一把扯了回来。

“敢在我的床上喊其他男人的名字?”梁荆尘眸子一冷,透着寒光,“我会让你知道后果的……”

说完,他就压了上来。

“不要!求你!”沈香惊恐地推着男人的胸膛,“至少不要在这里……不要在杨飞面前……”

“很好……你居然提了两次别的男人……”梁荆尘脸色阴沉得可怕,眼里满是阴鸷。

毫不留情地动作,在杨飞面前直接占有了她。

任凭沈香高声怒骂,还是哭喊求饶,他置若罔闻,一下比一下用力……

梁荆尘第一次因为低级欲望失控,但他不得不承认,她的身子对他很有吸引力。

终于魇足之后,梁荆尘在一旁打电话,沈香双眼空洞地躺着,不敢去看一旁的杨飞。

杨飞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却一直不肯给他,如今……

杨飞一定恨死她了吧……

没过多久,鸨姐拿着万能房卡刷门进来了,看到眼前混乱不堪的场景吓了一跳。

梁总和沈香赤条条躺在床上,杨飞趴在地上满脸泪痕,还有陈总已经醒了却在装睡……

鸨姐颤颤巍巍把梁荆尘刚才打电话要的文件递过去,“梁总,沈香的卖身合约……”

闻言,沈香惊讶地抬起头,“鸨姐!拿这个给他干什么?”

“买东西当然要看看说明书。”梁荆尘理所当然地回答,扫了一眼文件,皱了下眉,问她,“你是被拐卖的?”

沈香点点头,急忙问道:“你是要帮我赎身吗?”

难道是觉得占了她的第一次,觉得内疚所以补偿她吗?沈香有些激动地想。

如果真能恢复自由之身,这点牺牲值得!

结果梁荆尘一句话就让她幻灭了,“她把你的使用权卖给我,你只是换了个买主而已。”

说着,他直接打电话叫财务转了三百万给鸨姐,还问够不够。

鸨姐乐得不行,忙点头说够。

“出去的时候把闲杂人等清理一下。”梁荆尘冷冷地下着逐客令。

鸨姐连忙喊人把陈总和杨飞给抬了出去,看着杨飞那痛苦万分却无能为力的样子,沈香心里一痛。

她想追出去安慰杨飞,但是梁荆尘死死地扣住了她的腰,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看着沈香杏目圆睁的样子,眼眸里波光潋滟,梁荆尘心里一动,感觉某个地方又燥热了起来。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只听杨飞惨叫了一声,然后不知谁喊着,“杨飞自杀了!”接着又是一阵更大的喧哗。

闻言,沈香一愣,“阿飞怎么了?我要去看他!你放开我!”

然而梁荆尘像是没听到一般,死死钳住她不放,对她上下其手起来。

沈香见根本挣脱不开,万般苦楚涌上心头,突然大声哭了出来。

梁荆尘被她哭得心里烦躁,一下子就没有了兴致,冷冷地说了声“扫兴。”便放开她直接下床出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香才慢慢冷静下来,眼神狡黠地扫视着周围……

……

杨飞什么事都没有,只磕破了头,被鸨姐关在杂物房休息。

突然听到有人开门进来,他猛地回头,一看,居然是沈香!

“嘘……”沈香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杨飞,我们逃吧!我在鸨姐那偷拿了几千块钱!”

杨飞闻言一愣,眼神有些飘忽和躲闪,说话支支吾吾地,“几千块怎么够!”

“当逃跑的路费足够了!钱以后我们一起挣!”沈香坚定地看着他。

杨飞迟疑着,还是点了点头,说拿个东西就回来跟她一起走,让她在这等着。

沈香点点头,只嘱咐他小心点。

杨飞一步三回头,看了沈香一眼,叹了口气,咬牙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香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她没有等到杨飞,只等来了梁荆尘。

梁荆尘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身后站着一群穿着黑衣的壮汉,气势汹汹的样子。

沈香一愣,心里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着急起来,“杨飞呢?你把杨飞怎么了?”

见她这种时候心里还只担心那个男人,梁荆尘觉得她愚蠢至极,被骗了,还在这死心塌地的。

他脑海里闪过一个人的影子,也是傻傻地被骗,傻傻地牺牲……

梁荆尘突然烦躁起来,瞪了她一眼,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那种垃圾,当然是打死了再丢进垃圾场!”

“你说什么?我不相信!”沈香朝他大吼,眼泪止不住地流,几次挣扎着起来,又被那些壮汉压下,“我不信……呜呜……你这个恶魔……”

梁荆尘对她的控诉无动于衷,冷冷地下着命令,“把她给我绑回去!

沈香醒来时,发现自己正一个人呆在陌生的房间里,眼睛顿时黯淡了。

她挣扎着起来,摸着左胸膛,眼睛红红地发誓,“杨飞,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我们的任务完成!”

突然有人推门进来,沈香一怔,却没回头。

“醒了?”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

见她一句话也不说,梁荆尘冷哼一声,“都说做你们这行的人最无情,你还挺痴情的。”

“不过……”

他一顿,讽刺道:“修复手术哪做的?挺逼真啊!是打算哄你的骗子情人的吧?真是蠢得可以……”

“梁荆尘!你侮辱我可以!不许侮辱杨飞!”沈香转过身,愤怒地冲他喊着。

梁荆尘脸色一沉,一个跨步上前掐住沈香的脖子,“我说错了吗?你是个妓女!给钱谁都能上你,却一直拒绝你的小情人,难道不是忙着找机会做手术,好骗他你还是处子么?”

“这些都是谁跟你说的?”沈香奋力挣扎着,身体在他衣服上摩擦,却被抓得更紧。

“还用别人说吗?你的表现已经足够明显了,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荡妇!”梁荆尘将她扑倒在床上,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

他当然不会说,这些都是那个杨飞告诉他的,不然梁荆尘还真的以为昨晚是她的第一次!没想到,他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个小姐!

想到这,他涌起一股子怒气,发了狠劲地要她,像是要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到她身上似的。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一切都很顺利地按照计划进行的,只是一个梁荆尘的出现,就打破了所有的规则。

她宝贵的第一次被他夺走,她和阿飞的事情也被暴露。

最可恨的是,这个男人,竟然还杀了她的阿飞……

沈香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总有一天,她要让梁荆尘血债血偿!不管让她做什么,就算是要假意讨好他,她也在所不惜!

她暗暗握紧拳头,不再挣扎,眼神失焦,一副心灰意冷的样子,任他在体内横冲直撞,翻来覆去地折磨。

反正她在他心里就是个妓女,是个可以拿钱随便侮辱的人,她还有什么好挣扎的?

……

魇足之后,梁荆尘起身穿衣服。

他背对着沈香,语气高高在上,“我希望你摆正自己的位置,别妄想自己是情fù之类的!一旦玩腻了你,我马上就会把你送回快活街,或者卖给其他夜总会!听明白了吗?”

“梁总放心,我巴不得你马上玩腻了!”沈香体力不支,还是耍狠道。

“看来你体力还很足够?”梁荆尘穿好衣服,对她讽刺道:“真不愧是专业的,看来我下次还得尽力些。”

说完,他便摔门走了。

沈香爬下床,踉踉跄跄地走到浴室清理自己,看到镜子里的她,身上满布红痕,大腿根还有一块青紫。

看上去确实yín荡得很……

她想起梁荆尘说的话,心里突然泛起一丝痛苦。

在他心里,她永远是个小姐,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

沈香抹了把眼泪,用力地洗刷着身上那个人的味道,皮肤搓得通红起皱,但那些刺眼的红痕,怎么都去不掉!

她穿好衣服想出去走走,发现门打不开,她先是愕然,随后愤怒地捶门,“放我出去!凭什么关着我!”

“沈小姐,这是先生的意思,如果你跑了,就要我们赔钱的,所以只能委屈一下你了……”外面传来仆人的声音,“你有什么需要的,我们可以转达给先生!”

沈香闻言冷笑一声,她是他买来的狗吗?需要这样关着?

拳头慢慢握紧,她冲进浴室,打开冷水开关,衣服也不脱,直接站在下面淋。

那真的是彻骨的寒冷,沈香咬牙站着,脸色变得惨白,愣是没动一下……

沈香如愿以偿发了高烧。

她拒绝任何吃药打针的治疗,也不让医生靠近,仆人们只得通知梁荆尘。

他一回来就质问道:“怎么烧这么严重?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一个阿姨战战兢兢地回答:“是沈小姐执意要用冷水冲凉,还穿着湿衣服睡觉,还……”

“行了行了!”梁荆尘打断她,烦躁地挥了挥手。

他纵然心里有火,也没办法对着一个高烧的病人撒。

“不想死就吃药!”他从家庭医生手里接过退烧药和水,僵硬地递到沈香嘴边。

“吃啊!”见她不动,他不耐烦地皱眉,想强行塞进去。

没想到沈香也倔得很,死死抿着嘴。

“你到底想怎么样?”梁荆尘恼火地把药摔到地上,声音高了好几度。

沈香眼睛一红,脸色本来就苍白,此刻看上去更是可怜得不行。

梁荆尘见她那个样子,叹了口气,“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行动自如,不想被软禁……”她声音很虚弱,却表达地很坚定。

闻言,梁荆尘眼里染上一丝寒意,“我看你是想逃跑吧!”

他站起身,背对着她,沈香从他身上看到了决绝。

“不吃药就等死!我宁可这三百万烂在家里,也不会洒在外面让别人捡走!”

果然,她的命,在他眼里就是肉tǐ产生的价值,是明码标价的商品……

沈香倔强地别过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懦弱的眼泪。

梁荆尘扭过头,结果看到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死了也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他冷笑一声,摔门而去。

沈香觉得肯定是被烧糊涂了,不然为什么听到他说新的不来时,她会感到苦涩呢……

……

梁荆尘连续开了三场会议,一秒钟都没停过。

他一停下,就会想到那张惨白地像是马上就会死掉的脸。

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他不自禁长叹口气。

穿着暴露的秘书贴心地为他倒了杯咖啡,诱人的沟壑在他眼前晃悠。

他也知道这就是故意露给他看的。

突然,他扯着秘书的手腕将她带进了怀里,径直在她胸前吻了起来。

秘书娇嗔地尖叫一声,没有一丝反抗,软软地靠在他怀里。

吻着吻着,梁荆尘感受到秘书正磨蹭着他的私密部位,不知怎么的,提不起一点兴致。

又想起沈香的身子的触感,不浓郁但自然的体香……

该死!他懊恼地咒骂一声!

“让人事经理明天给你转到别的部门。”梁荆尘推开身上的秘书,留下一句话,拿起外套便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

沈香一动不动地躺着,连睁眼都费劲,反应也慢得离谱。

“怎么一下变这么严重?”见状,梁荆尘对家庭医生吼着,“我养你干嘛的?连发烧都搞不定!”

“梁先生,我也没办法,她不吃药……”医生也很委屈。

梁荆尘深吸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对着沈香说:“我可以不软禁你,你把药吃了。”

怕她不信,又拿出钥匙放在她手上。

但沈香还是没什么反应,只有眼皮微微动了下。

“沈小姐应该没有力气自己吃药了,这样下去很危险……”医生在一旁小声地提醒。

闻言,梁荆尘眸子暗了一下。

他接过医生手里的药,塞到自己嘴里,又喝了一口热水,然后俯身覆上沈香的唇。

有些粗暴地撬开她的牙关,将药和水,通通渡了过去……

沈香终于有些退烧,她迷迷糊糊看到眼前有个人影。

然后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说:“我赚那么多钱都没有赚这个三百万辛苦。”

沈香醒来的时候,梁荆尘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睡着了。

从窗口透进来的月光打在他脸上,说不出的神秘好看。

意识到自己竟然被那个男人的脸给迷惑后,她一愣,随即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在想什么?沈香!你疯了吗?

他是杀了阿飞的人!是你的仇人!

也许是动静太大,把梁荆尘吵醒了。

他缓缓睁开眼睛,身上还是那股浑然天成的气场。

只是眉眼间有着掩不住的疲惫。

“你醒了?”

他语气冰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命可真贱,这样都没死。”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扔在沈香脸上。

“既然你这么喜欢抛头露面,就随便你。”

沈香接住那把钥匙,心里五味杂陈,“你为什么不直接让我死掉?”

是不是……心里也有一点可怜她?

“别忘了,你花了我三百万。”

梁荆尘不屑地冷哼一声,“在我玩腻你之前,最好给我留着你那条贱命。”

“我是个商人,如果我觉得这钱花得不值,有的是办法从其他方面讨回来。”

“到时候,生不如死的人,只能是你……”

闻言,沈香心里一颤。

果然,他救自己,不过就是为了花的那几百万而已。

她强迫自己挺直腰板,“你放心,只要你给我自由,我不至于跟自己的命过不去。”

“因为……”

她一顿,眼里透出仇恨的光,“我还要杀了你。”

“呵……”

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梁荆尘不由得笑出了声。

“你要杀我?”

“是。”

沈香也冷笑了一声,“你不过是有两个臭钱的商人,我想杀你,有很多办法。”

“说来听听。”

梁荆尘饶有兴致地坐到床上,有意无意地贴着沈香的身子,语气充满了危险,“你……想用什么方法杀我?”

“比如……”

他贴上来的时候,沈香的身子不可抑制地抖了一下。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她的身体,对这个男人确实很敏感……

这一点让她觉得自己十分肮脏。

“像这样杀了你!”

她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把刀,直接朝梁荆尘砍了过去。

虽然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但是因为在组织常年训练的缘故,她的速度和力量即使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也十分优秀。

如果是正常的男人,根本避不开她这一刀。

然而——

在刀尖距离男人胸膛不过几公分距离的时候,他伸手一挡,刀锋就直接偏掉了。

沈香的手腕被反噬的力道震得一阵尖锐的刺痛,险些拿不住刀柄。

她想强行掰过手腕,往梁荆尘的胸膛刺过去。

没想到轻易就被他躲过,还被他摁住了手腕。

“你放开我!”

“放开你,你不就要杀了我么?”

梁荆尘手上一用力,沈香手腕上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把刀放下。”他厉声说道。

“不放!”

她疼得整张脸煞白,却倔强地不肯放松一丝一毫,“你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身手?”

他的身手,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商人能够有的。

就算是练家子,在他面前,没有个武器傍身,也绝对一点好处都捞不到。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闻言,梁荆尘眸子倏然一沉。

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俯下身在她耳边缓缓说道,“沈香,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秘密。”

“你以为你的敌人只是一头野兽吗?”

“其实他背后,还有一整片黑暗森林……”

说着,他邪邪地勾起嘴角,把沈香的手反剪在背后,将她从背后压在床上。

“但是现在,先让我好好享用一下,我的三百万……”

每次梁荆尘逼她做,都是屈辱的。

以各种各样羞耻的姿势,任他摆弄驰骋。

她只有被迫接受的份。

梁荆尘餍足之后就会直接离开,不会有任何的温存。

楼下的汽车声渐渐远去之后,沈香才挣扎着从床上起来。

身体上连绵的酸痛告诉她,不用看,也知道她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

她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拿出他给她的钥匙试了一下。

是真的。

沈香倏然松了口气。

她一抬头,看到本该是猫眼的地方突然冒出一只眼睛!

“啊——”

她下意识尖叫了一声。

再回过神看时,那只眼睛已经不见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猫眼!

沈香冷静下来,仔细查看起门的构造来。

她在组织里的时候学过这方面的知识,如果想要监视在密室里的人,最好就是在门板上动手脚。

很明显,这猫眼有问题,是双向可见的。

但是奇怪的是,这扇门,只有猫眼动了手脚。

如果是梁荆尘的话,他根本不必要做这些事情。

会不会是……

沈香的眸子瞬间变得幽深起来。

……

这段时间,沈香都很乖巧得呆在家里,没有任何动作。

就算拿着钥匙,除了出门在楼下散步,她连去超市,都是让管家代劳。

梁荆尘很满意她的听话,回来的次数也频繁了些。

通过长时间的接触,沈香大致了解了梁荆尘这个人的习惯。

他是现在排名前三的梁氏集团总裁。

排名前三只是个保守的说法,因为梁氏不止是一个商业帝国,还涉及到其他各方各面的势力。

他为人阴鸷嚣张,但是却人脉极广,在上流社会,没人敢不卖他面子。

只不过除了他一个从小到大的玩伴,听说是一个位置很高的警官,为人正直,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跟梁荆尘闹掰了,自此老死不相往来。

沈香嗤笑了一声,还能有什么原因?

像梁荆尘这种人,若不是迫于无奈,谁会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

不但冷酷无情,手段残忍,还……

她的脸色沉了沉,还沉迷声色,索取无度。

沈香了解了他是一个极有规律的人,也极度自律。

跟他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她的作息规律也变得十分正常起来。

除了晚上的例行活动之外……

“你笑什么?”

梁荆尘一进门,看到的就是沈香冷冷地撇着嘴的情形。

“怎么?又在想着怎么杀我?”

他眉毛一挑,走进沈香,“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

“你离我远点。”

沈香被他突然的凑近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面一缩,“别碰我!”

闻言,梁荆尘冷笑一声。

他直起身子,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就你这一惊一乍的样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毕业的。”

毕业?

闻言,沈香倏然瞪大了眼睛,“你究竟是谁?那猫眼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她的毕业,跟普通人的毕业不一样。

组织会给她安排好工作,只是那工作可能会让她送命而已。

她所在的组织,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十分神秘。

组织的发起者,则是连几个元老级的老师,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但是梁荆尘刚才说的话,似乎对她的身份有一定的了解一样……

她也不敢确定。

“猫眼?”

梁荆尘闻言,脸色一沉,“什么猫眼?”

“不是你动的手脚?”

看他的样子,沈香心里就知道那天那只眼睛跟他没关系。

应该是组织上的人……

她随即恢复了神色,“没什么,是我多想了。”

“沈香,你最好不要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因为你的事情,我全都知道。

梁荆尘危险地眯起眼睛,最后一句话,他没说出口。

见她一副不愿意说的样子,梁荆尘也不为难她,只是嘱咐道,“这几天,你最好不要出门。”

“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说。”

“我可不可以去祭拜一下阿飞?”

“……”

梁荆尘没说话,脸色阴沉地可怕,“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梁总,算我求你,看在这几天我表现这么好的份上,可不可以……”

“唔……”

话音未落,她的嘴就被人狠狠堵上了,发出破碎的单音节。

身上的衣服,也被他轻车熟路地掀了起来……

小编有话说:

虽然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但是因为在组织常年训练的缘故,她的速度和力量即使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也十分优秀。

》》》点击下载观看全部小说内容(h5.u9u9.com)

1523762528508572.png

热门新闻
漫画
专题游戏